大树

只拖不坑,真的!

【贺陈】你还有我5

“怎么是你?”贺函喘着气看着眼前挂着彩的男人。

陈亦度伸手摸了一把自己脸上的伤口,嘶了一声。“居然是你?不好意思,我多管闲事了,就该让他们把你打死的。”

贺函见陈亦度脸上受伤了,心里想,完了,这男人万一破相了,有点可惜,这么好看的脸。可听完他说的话,·心里又“呸……”了一声,让他破相,男人嘛,哪个英雄脸上没个伤疤?心里这么想着,可又伸手去扶他,“走,去医院看看 ,你脸上挂彩了。”

陈亦度一手推开他,“你离我远点。我只是刚才喝多了,·趁乱打架练手,没有要帮你的意思,你不用假惺惺要感谢我。大家不是一路人,各走各路。”说完转身就走。

贺函冷笑了一声,这人有点意思啊,细皮嫩肉,白白净净,平时冷冰冰无情无义的样子,想不到在酒吧会出手帮陌生人打架,而且看刚才那架势,这人身手在自己之上,明显平时是专门练过的。还以为是个小白脸,结果居然是个搏击高手,明明是个见义勇为的侠客,可嘴上这损人功夫了得,帮了人还不接受感谢,贺函突然想认识认识这个有趣的男人,还没见过这种人。

镇上就一个小诊所,现在已经下班了,贺函给老王打个电话,让他帮忙给医生说一声,自己要过去看病,受了点小伤。老王应了一声,又突然说,“哎呀,刚才陈总也给我打电话说要过去,你们怎么都受伤了,不会是你们打架了吧?贺总,你可别再给我惹事儿了啊!!”贺函听说陈亦度也要过去,这去诊所的需求就变得迫切起来,他也要去?嘿,有意思。“没有,没有,我是那种会随便和人打架的人吗?先不说了啊,你快给医生说一声,我这就过去。”

老王满腹狐疑,这两人绝对有事儿,太可疑了,给医生打了电话交代了,就出门开车过去 ,就算刚才不是他们打架,可在诊所碰上,指不定会不会打起来。

镇上一点点大,贺函走过去的时候陈亦度已经到了,贺函受的伤要重一些,走得慢些,进去的时候陈亦度的伤口已经包扎的差不多了,脸上切了个卡通创可贴,模样有些好笑。

贺函一进去,看到陈亦度脸上的卡通创可贴就笑了。医生十分拍了他一下,“别笑!我这里其他创可贴刚好卖完了,就剩这个卡通的了。等下你也得用这个。”

陈亦度冷着脸,“这是你对恩人应该有的态度吗?”。贺函就着笑脸,递上一张纸巾,“恩人请擦擦汗。”陈亦度拍开他的手,让他滚开。贺函也不恼,“恩人你怎么了,今天多亏恩人相救,不然小的现在可能要躺着进这里了。恩人的医药费都算小的头上,这满头大汗的,恩人真的不擦擦?”

陈亦度对这人突然的嬉皮笑脸不是很看得懂,一脸厌恶的看了他一眼,“你刚才怕是被打到头,打傻了吧?”

“恩人这是什么话,懂得感恩是每个人应尽的义务,一个懂得感恩的人以后会有福报的……”贺函刚要开始他擅长的演讲式鸡汤,陈亦度冷言喝止,“够了,你话真多,听得我头疼。医生,医药费算他头上啊,给我开点贵的药,有进口的吗?补血益气的有没有?没有的话,明天去进点,不要客气啊,反正有人买单。”说完瞟了贺函一眼,心想着这人充大头,以为小伤不要几个钱是吧?有你心疼的时候!医生咧嘴笑,一个老头,一声“诶”,硬是听出一丝甜,大生意来了的那种。

“好嘞,恩人尽管用,救命之恩,用什么都行。”贺函毫不在乎的答应了,陈亦度心里暗骂一声,死鸭子嘴硬。

老王跑进诊所的时候听到贺函说恩人,摸不着头脑,什么恩人?“你们没事吧?”老王看两个人似乎都没什么大事,就是点皮外伤才松了一口气。“贺函,你刚说恩人?谁是你恩人?”,贺函两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给你隆重介绍一下,这就是我恩人,陈总。”老王本来是过来拉架的,哪知道情况突然转变成了这样,简直要精神错乱了。“怎么突然就成你恩人了?”,老王发出了疑惑提问。“刚我在酒吧和人打架落了下风,多亏陈总出手相救,不然估计现在已经被人抬着进来了。”,贺函简单总结,少了那些油嘴滑舌,听起来顺耳多了。陈亦度并不领情,冒出来一句,“身手不好就别乱出头,可不是每次都有今天这么好运的,下次被人抬着还不一定能进这里呢,郊外78号晚上也营业的。”郊外78号是镇上的殡仪馆,陈亦度这话说的贺函收了笑脸。好你个陈亦度,居然咒我去死!贺函刚要开口,一把被老王拉住,“多谢陈总出口相救,贺函这个人就爱乱出头,这样,我做东,明中午到我家吃饭,就怎么定了啊。”说完就要拉贺函走,刚拉一下,贺函嘶的一声拖住老王,老王这才发现这人没有看起来那么好,赶快扶他坐下。问他怎样了,贺函刚才过来忙着和陈亦度斗嘴,觉得没什么,这一坐下,才感觉浑身的酸痛,脸色不太好,还硬挤了笑容给老王,说他没事。话音未落,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老王赶快扶住他,大叫,“老靳,快过来,贺函晕过去了。”

老靳听到声音赶快冲过去,让老王和他一起把人扶到病床上去,失去意识的人抬起来很重,陈亦度也过来帮忙才把人抬到床上。

陈亦度没有想到刚才还嬉皮笑脸的人,怎么突然就晕倒了。老靳给他检查了一下,有点拿不准这人到底严不严。问陈亦度刚才打架的情况,陈亦度说自己路过看到的时候,贺函已经被打的快站不住了,前面什么情况自己也不知道。老靳怕是内脏出了问题,让老王赶快送人去大医院。三个人又一起把人搬到老王车上,老王谢了老靳上车,陈亦度也拉开副驾驶要跟着去。老王刚准备谢过他,说不用麻烦他了,陈亦度就说:“我也去检查一下。”态度极其随意,完全没有要过去帮忙的意思。老王还能说什么,赶快系好安全带出发。

陈亦度拿出手机打了两个电话,让老王直接去他联系的医院 ,一个听名字就贵的要死的私人医院。


太太们,真人都发糖了,跪求小甜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行了,我需要急救!!!

【贺陈】你还有我4

陈亦度回到酒店,把车甩到门口,下车把钥匙丢给服务生,告诉他后尾箱有一箱海货,送厨房帮他处理好送房间,就直接上楼了。今天他可没心情自己慢慢做,这个贺函,以为自己是谁?下次别再让自己看到,今天要不是看着老王的面子,早揍他了。

中午陈亦度吃着酒店厨房做的鲜货,味蕾还是狂欢庆贺,就算心情不好,美味还是美味,唯有美食和钱不可辜负,其他东西都靠不住。

下午陈亦度出去冲浪,浪大风大太阳毒,累得筋疲力尽,晒的满身通红回来冲了个澡擦了晒后修护睡了会儿。运动后的小憩最是舒服,陈亦度到四点多醒来,太阳西斜,室内空调的温度刚刚好,陈亦度伸了个懒腰,抓手机过来看。微信上老王给他留言,说晚上六点会有人给他送海鲜粥过去,他回了一个笑脸加谢谢两字。老王这人虽然不会什么精致料理,可要说做海鲜,没几个人能比过他。他太懂这些海味,知道要怎么烹饪可以让它们的鲜美最大程度的散发出来。

陈亦度打电话约了泰式按摩,上门服务的妹子手劲大的他觉得自己快被折断了,按摩刚结束,前台电话来了,说有人送东西过来。海鲜粥六点准时出现在陈亦度的餐桌上。这个粥是老王的拿手招牌,一般人想吃都吃不到。米是朋友自己种好送他的,水是山上打回来的山泉水,中午吃完饭就洗米下锅用柴火灶慢慢熬,过程中加入瑶柱,各式新鲜贝壳肉,干鱿鱼,虾干,腌制过的瘦肉丝等。熬一个下午,晚上吃的时候,浓稠绵延的粥充满着各式海鲜的香和鲜,适当的盐让各种滋味完美的融合,山泉水和糙米特有的甘甜让鲜味得到提升,对海边的人而言,食材都唾手可得,可这精心熬制的美味在讲究效率的城里,可是很难吃到了。这粥看起来普通,可吃到嘴里陈亦度惊叹不已。天下美味不说尝遍,也吃了个五六分,这不起眼的一锅粥,却让陈亦度吃的两眼变成心的形状。满满一大锅,他愣是吃完了。摸摸自己肚子,陈亦度想大概是真的饿了吧。

陈亦度给老王打了个电话,高度赞扬了一下这锅美味的粥,至于上午的恩怨,他已经不想和老王再提。反正老王也不可能再让那人送货,这样的人和自己的人生也不可能有什么交集,只要别被自己遇到就好。不然拳头不长眼,账给他记上了,最好别让他碰上。


这人啊,有缘分的时候真的躲都躲不过去的。


贺函在海边消磨人生的日子,哪里离得开酒,本来就喜欢喝两杯,加上心情也不怎样,当然没事就去酒吧。海边小镇旅游的人不算很多,酒好一点的酒吧就那么一两家,贺函常常去一家“fall”,他喜欢这名字,他觉得这老板一定有个不可言说的过去。等混熟了,他终于问起这名字的来由,一幅堕落的模样问老板是不是有什么故事。老板斜眼瞟了他,“你想多了,我只是喜欢瀑布而已……”。贺函出门仔细看了看,果然招牌的大字FALL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小的s,嘿……有点意思,贺函觉得真有趣,这些开小店的人,果然都挺有趣的。贺函嫌他家的酒不够好, 老板就按照他的要求单独给他进了几瓶,价格算的不便宜,可贺总有钱,才不在乎呢,酒好就行,于是老板对他的态度好了很多。贺函享受酒吧里放松的气氛,有人唱歌,有人谈话,让他觉得舒服。

最近暑假,酒吧的生意突然好起来,他还是坐在自己习惯的角落里,喝着他爱的酒,听着Bossa Nova,很愉快。突然旁边有几个喝醉的男人对服务员小曼毛手毛脚,这里的服务员贺函都很熟悉,今天老板不在店里,贺函决定要挺身而出帮个小忙。他站起来把小曼拉到自己身后,按住喝醉的男人,满脸笑容,“各位大哥……”,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喝醉男人的拳头已经招呼到他脸上了。贺函后退两步,小曼惊呼一声。贺函擦了擦嘴角,把衬衣脱了丢给小曼防止弄脏,对几个男人说,“有本事你们都跟我出去打,这里地方小,打不开。”喝醉的男人闻言,觉得自己几个欺负一个,完全没在怕,满身酒气跟着贺函到门口,准备今天好好收拾这个管闲事的家伙。

贺函很久没打架了,可不表示他不会打,但对方四个人打他一个,现实中打架又不是演电视会一个个上,四个人围着他四处攻击,贺函虽然攻击力很强却还是被打的很惨。突然有个身影出现,如同电影里关键时刻出现的侠客一般,和他联手起来攻击醉汉。四打一边城二打四,情况马上被扭转了。侠客是个搏击高手,贺函也不是省油的灯,很快四个醉汉落荒而逃。

贺函过去和侠客说谢谢,才看到陈亦度帅气的脸。

【贺陈】你还有我3

老王电话刚挂了,陈亦度的车已经急刹停在他面前。只看到一个急匆匆的帅气男人冲下来,披头就问:“那个送货的人呢?”这个时候哪能让这两个人见面,见面还不打起来?

老王忙安慰了几句,招呼陈亦度先坐,给他解释。“陈总,实在不好意思。我先给你道歉了。”陈亦度摆摆手,“老王,你这人我是知道的,绝对没的说。我在你这里买海产也不是一两天了,这送货员在哪里,你让他出来,我要他亲自给我道歉!”

旁边帮忙的小弟递了一瓶水过来,老王接过来递给陈亦度,“陈总,今天给你送货的不是我的小兄弟,是一个朋友。你看最近太忙了,实在没人我才让他帮个忙。都是我的错,我给你道歉。我给你准备一条新鲜的鱼,今天的这些都算我的,接下来你这几天定的东西都算我请客,我全部给你拿最好的。消消气,消消气。”

老王这人素来实诚,大方,陈亦度和他也算是老交情了,这老王都这么说了,陈亦度一时间有点不好意思为难他。“老王,这个订货的钱该给我照给,既然是你的朋友我也就不追究了。可是你给你朋友好好说说,这人脾气太大了,出去迟早被人收拾的。”老王陪着笑脸应声答应,“没问题,没问题,我过会儿就去教育教育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旁边有人搭腔,“王叔叔,不用麻烦,我这就送上门来接受教育。”往旁边一看,贺函来了。老王看到贺函,一拍脑门,心里暗想,完了完了,这两人别把自己船给拆了。

陈亦度回头看到贺函,刚被老王浇灭的怒火蹭一下冒起来。老王一个健步挡在两人中间,用手抵住贺函,“贺函,你先回去,我已经给陈总解释过了,他已经没事了。”边说边给贺函使眼色,生怕他那张利嘴说出什么来。贺函对他笑了一笑,“王叔叔,刚是我不对,我不会说话得罪了陈总,特得过来给他道歉的。”道歉?贺函会跟人道歉?老王摇摇头,使劲把贺函往后推了两步,小声说,“贺函,给我个面子,别和他计较,我给你留了条大鱼,等下给你送家里去。”陈亦度在旁边看这两人推搡,不嫌事儿大,本来不好意思跟老王计较,可这人嚣张嘴贱的人来了,他可没准备放过他。“老王,别推了。人家都说来给我道歉了,让他过来吧。”贺函轻轻推开老王的手,朝陈亦度走过去。老王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了,干脆旁边看戏,心里盘算着,万一等下打起来了,叫几个兄弟过去拉开就是了。

贺函两步就走到陈亦度面前,陈亦度严阵以待准备好好和他交战一番,哪知道,贺函站定开口:“陈总,不好意思,今天是我不对,我不该那样说的你的。”陈亦度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人怎么回事,这和说好的剧情不一样了呢?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这贺函突然示弱搞得陈亦度反而不好意思发脾气了。

陈亦度被搞懵了,还没开口,贺函接着说:“我不应该说你不配接受我的服务,严格来说,只要你钱够多,我什么客户都接的。”老王在旁边拿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贺函这嘴啊……

“你……”陈亦度听了贺函的话,有点不知道自己该反驳还是不改反驳,似乎也没说错什么,可怎么听也不像是句好话啊。

“陈总,过来的着急,今天送过去的东西还没吃吧?得赶快吃了,不能浪费。不如我现在就做司机,送你回酒店,你看怎样?”陈亦度脸上一阵白一阵青,被贺函这几句给气的不行,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发脾气。甩了一句,“不用送,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上车直接走了。

等陈亦度走了,老王在旁边给贺函鼓掌。“贺总这张利嘴果然是名不虚传,佩服佩服。能把陈总气得脸色发白还不知道怎么回嘴,实在是高!”说完给他比了一个大拇指。

老王和陈亦度的交情还不至于因为贺函几句话就真的决裂,这两天好好给他送点好东西过去补偿一下就好了。他拍了拍贺函的肩膀,“不过我这个客户被你得罪了,这账我过两天好好和你算。今天辛苦你了,赶快回家去休息休息,中午过来吃饭。”贺函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心里想着,这人有点意思,以后别让我再碰上你,碰上一次损你一次,气死你活该。




【贺陈】你还有我2

我写成这样居然有这么多人点赞,受宠若惊,你们都是善良的好孩子!

————————————————————————————

陈亦度的DU婚纱终于如愿进入枫丹百货,紧绷了几个月的神经终于可以松弛下来。

陈亦度和厉薇薇的竞争耗费了他巨大的精力,他私下约厉薇薇出来,主动放下身段表示了自己的歉意,并邀请厉薇薇加入du婚纱。厉薇薇交了新的男朋友,生活丰富有趣,继续待在玲珑约略有些尴尬,刚好遇上陈亦度的邀请,拿了些调子,又遇上他放下身段道歉,干脆顺水推舟说考虑三天,三天后答应了邀请。

厉薇薇不计前嫌跳槽前男友公司,成为时尚界的热门话题,大家纷纷猜测两人是否要复合,为DU婚纱迎来广泛关注,让销售业绩冲上新的台阶。

趁着热度,陈亦度和厉薇薇接受各路采访,述说两人往事,并说明两人现在是朋友关系,谈笑间亦然放下过去,重新出发。两人心里明净,可旁人看来却是暧昧非常,DU婚纱的热度更上一层楼,这一波跳槽事件为DU婚纱赚爆了热度,让公关行业叹为观止,交口称赞。

贺函在小吃店吃饭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陈亦度和相关报道,嗤之以鼻。用绯闻炒热度,这人也不怎样,也不知道枫丹百货怎么想的,居然和这种人的公司合作?


有了厉薇薇坐镇DU婚纱,陈亦度最近打算休息几天,不想去太远,就去海边定了个五星级酒店,预定了每天早上最新鲜的海产,贺函这几天都在船上帮忙, 最近是海产旺季,送货量很大,陈亦度这种量少的订单就分给他来送。

看到送货地址纸条上陈亦度的名字,贺函心里卡了一下,又是这个人!贺函这种人,一个仇可以记到天荒地老,上次陈亦度的眼神他还记得,酒店不远,开车十几分钟,他看了一眼自己干货穿的衣服,笑了笑,提着鱼箱直接上车出发。

陈亦度接到贺函电话到酒店门口拿鱼的时候,看到这人一身脏兮兮的衣服,那嫌弃的眼神完全没有掩饰分毫。贺函放下鱼箱就走,完全当陈亦度是空气,让习惯了被人伺候的度总郁结在心,刚要开口,贺函已经上车一脚油门走了。车不一样了,陈亦度想果然是司机,这是哪个倒霉催的请他当司机,真是够可怜的。

这几天陈亦度都下了订单,每天都能吃到带着海水味道的鲜货,也只有在海边才做得到。贺函第二天送的东西需要拿到马上吃,不能存放,叔叔嘱咐他一定要提醒陈亦度,别浪费了这么好的东西,贺函梗了一下,点了点头。

前一天贺函把陈亦度当空气,让他很不高兴,今天接到贺函电话故意磨磨蹭蹭半天才下楼。贺函等的很不耐烦,觉得这人真是矫情又麻烦,等陈亦度姗姗来迟,贺函重重把鱼箱放在他面前,冷冷说了句:“马上吃,不要浪费了好东西。”说完转身就要走。

陈亦度一把抓住他对的手臂,“你给我站住。”贺函转身甩开他,看着陈亦度。

陈亦度被他盯着,气不打一出来,“老王没有告诉你对待客人应该有的态度吗?虽然你是兼职送货,也不能一点服务意识都没有吧?”

贺函嘴角一弯,轻挑眉毛,“服务意识?抱歉,我服务挑人。不是谁都有资格接受我的服务。”

陈亦度觉得这人蛮不讲理,“也不知道哪个倒霉鬼请了你这种人当司机?”

“司机?你说谁是司机?”本来冷冷的贺函这下被成功激怒。凭他这张毒嘴,也就离婚前的罗子君能和他吵几句,其他人都只有听他说话的份。好久没有人能成功激起他的愤怒了。

陈亦度见贺函怒了,觉得挺好玩,努努嘴,“当然说你。你一个送鱼的,开这么好的车,除了是司机还能是什么?”

贺函大怒,“送鱼就不能开好车吗?我乐意,我高兴!你这种人,矫情又麻烦,还要我有服务意识?也不先回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配不配?”说完上车直接走人,把陈亦度留在酒店门口气得想打人。

陈亦度虽然在面对客户的时候什么委屈都受过,可贺函是给他提供服务的,这口气他怎么可能忍得下,他给老王打了个电话,把鱼箱摔上车直接开码头找人算账。


老王接到陈亦度的投诉电话,头都大了。完了,完了,度总和贺总炒起来了。就送个货的事儿,怎么会吵起来呢?他赶快给贺函打电话,贺函见是老王电话,正在气头上,让手机响,没接。直接开车回家去了。陈亦度这种客户,也就是兴趣来了定一点货,量也不大,价格也不多,把他得罪了,大不了以后自己多订点来补偿就是了。贺函到家之后想了想,王叔叔这段时间对自己也是百般照顾,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回个电话回去。老王见贺函终于来电话,赶快接起来。

“贺函,你和陈亦度发生什么事了?他刚一个电话打过来,现在马上要来码头找我,说是要找你算账。”老王着急的说。

“王叔叔,没什么事,就是看他不顺眼骂了两句。你别理他,损失的单子钱我补给你,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贺函根本不怕那个陈亦度,就怕给王叔叔带去麻烦。

“贺函啊,这不是钱的问题,你快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老王看时间,陈亦度肯定也快到了。贺函简单说了一下发生的事,老王听完哑然失笑。拜托,这两个人多大了?加一起快80的人了,居然因为这种原因吵架?


【贺陈】你还有我1

废话不多说,CP搞起来,治愈自己,顺便给TAG加点热度!

----------------------------------------------------------------------------

贺函终究输给了唐晶和子君,这两个女人都是他得意之作,却最终无人陪伴左右,先后离去。子君走的时候告诉他,失去唐晶是她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事,她要赎 罪,哪怕用一辈子去求她一个原谅,她也愿意。

在当初面对唐晶的时候,贺函始终保持着冷静自持,可当他遇到不按理出牌的子君,他也做了不少“很不贺函”的事,可终究一切终结。对于子君的离去,贺函受了极大的打击。他觉得自己对子君付出的已经是自己这一生最夸张的举动,可她却依然没有留下来。这些女人到底什么情况?自己冷静对待,不好,自己热情对待,还是不对。

早就财务自由的贺函事业在这次感情纠纷中受了重创,干脆辞了所有工作,回老家买了所海边的小房子,想安静安静,想想以后的人生到底要做什么。

有的时候,他跟着小时候就认识的叔叔出海捕鱼,渔船清晨出发,随着风浪颠簸,船大船上人经验丰富,每每满载而归。他在船上帮助拉拉网,捡捡鱼,累是累了点,可忙起来就忘了那些烦心事,真好!

叔叔的鱼远近闻名,生意很好,贺函有的时候进城采购也帮忙带些鲜货给城里喜欢新鲜海产的有钱人们。


陈亦度是城里最大的婚纱店老板,一个男人开着婚纱店,很是让人遐 想陈亦度很坦荡于自己和li薇薇的恋情,上FANGTAN大方谈及,也想以此澄 清在他身上纷纷扰扰的传 闻。两人分分合合最终还是分开了。但婚纱店还在,事业还在,陈亦度每天看着自己的事业蒸蒸日上觉得之前的自己有够傻的,不过现在好了,自己终于醒了,就这样挺好。(敏感词居然是fangtan,也是很好笑了……)

陈亦度对生活质量的要求一向很高,虽然并不追求侈靡享受,但在性价比可接受的范围内,尽量给自己最好的。他爱吃海鲜,早上海边刚捞上来的最好。


今天叔叔那边忙不过来,贺函下了船就谎称自己要去城里购置物品,顺便带货过去。送货的地址是一家婚纱店,收货人叫陈亦度,叔叔说这人有些挑剔,看看贺函一生随意的装扮,让贺函回家稍微收拾一下自己再去。贺函随口应了,回家换了身干净衣服,还是T恤牛仔裤就出门了。送货还要收拾一下?贺函觉得挺好笑的。这陈亦度真有意思……没病吧?

到了DU婚纱门口,贺函提着鱼箱被人拦了下来。看贺函一身随意的打扮,又提着鱼箱,怎么看都和DU婚纱的搭不上边。贺函对于这个对待很是无所谓,晃晃箱子,“陈亦度的货”。门口人半信半疑去通知度总,过会儿度总出来提他的鱼,顺便直接下班回家做生鱼片给自己吃。

看到贺函的时候,度总皱了皱眉,这么好的身材,长相也不错,这一身衣服穿得,啧啧啧,浪费……贺函见陈亦度皱了眉,立刻读懂他内心的嫌弃,对着打扮精致的度总笑了笑,把鱼箱递过去,转身上车开走了。陈亦度看到他的车,心想这人真是怪,穿成这样,开这么好的车,给自己送鱼,不会是谁家司机出来捞外快吧?长得还挺不错的,如果能好好打扮一下,说不定能做个兼职模特什么的。边想边摇摇头,提着鱼开车回家。

贺函边开边觉得这收鱼的人很可笑,我给你送鱼而已,你嫌弃成那样有意思吗?难道送鱼还需要穿西装不成?








我简太的本子我总是可以第一时间收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封面的暗纹简直太棒棒了!!!买了的人都知道!
@简装书走肾版 爱简太,爱生活,爱楼诚,爱王凯和靳东。耶✌🏻✌🏻✌🏻

【东凯】我的前半生

都是我脑洞,和真人无关

有事冲我来,不要涉及他人

————————————————————————

看到微博有个好心的老师发了东哥的朋友圈内容


于是脑补了一个故事

当然,东凯的故事已经写得太多太多了,这次也没什么特别

可是把故事和真实的内容写在一起,让我很感叹。希望东凯二人一切都好,不管真相是什么,他们开心就好!

——————————————————————————

靳东经历了万般的挣扎,却没办法离开王凯

王凯下了八百次决心要和靳东绝交,最后还是没办法不理他

那就在一起吧,既然喜欢为什么非要逼自己?人生苦短,有什么事不能解决,有什么坎过不去?

当一个人想通了,放下了,接受了,生活突然就变得愉悦起来。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工作都忙,见面时间很少,每次见都觉得隔了一辈子那么久。平日里微信联系,视频电话语音文字,不能常常见面导致黏糊糊的劲儿一直过不去,王凯有的时候都觉得靳东这人真是矫情,可又喜欢的紧。

这人都快到四十了,人生都过了一半,靳东在拍《我的前半生》这个剧的时候,老在半夜感叹自己的前半生,以为结婚生子就能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可哪知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让他明白之前可能都白活了……

你看这人是很懂知足又很不知足的动物,比如在没有王凯的时候,靳东觉得老婆孩子热炕头挺好的,大家相敬如宾,孩子可爱闹腾,老人健在,事业稳定,收入不菲,简直是完美人生。可有了王凯,他就觉得啊,有人懂自己,有人这么好,他如果不能拥有这个人,人生简直没法过了。

然后他就真的拥有了这个人。

王凯太忙了,走红之后一年多了,天天忙,身体太弱了,病倒了,靳东干脆让他拒了所有工作,安心在家休养一段时间。王凯觉得也对,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养好了又是一条好汉,就同意了。

一条微博发了,说自己生病了。就这么突然闲下来。

王凯刚开始被靳东要求在家待着,好好养病,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早睡晚起的,补上了这一年多以来缺的觉。吃的东西有阿姨每天上门做,炖汤,甜品,燕窝人参,什么补吃什么。吃的王凯都快流鼻血了。晚上的时候王凯也自己做点东西,等着靳东回来一起吃饭。靳东刚好在北京拍戏,收工早就回去吃饭,每个星期能回去个三四天的,简直觉得自己幸福的冒泡。

别看靳东平日里老干部模样,一想到他总让人想起大哥明楼,可是谈起恋爱来比王凯还粘人,他的24节气微博没事发点情诗,那都是发给王凯看的,想想那劲儿,王凯有的时候都觉得这人,哎哟,有点酸,有点甜,真好吃!

靳东这段时间和王凯过着小日子,幸福的有点不真实。这人如同懵懂的小兽闯入自己的人生,就这样改变了他已经成型的人生轨迹。不是没有挣扎,不是没有纠结,可最终的选择他不后悔,不管以后要经历多少困难,他都觉得值。

没有想到《我的前半生》被提档,这么快就要播出,靳东本来就很赶的拍戏日程安排的更紧了,最近老是大夜很少回家,正赶上新剧开播,靳东习惯性的发个朋友圈说说新剧。想了想这个戏,再想了想拍戏期间和王凯经历的那一切,他一字字打下了下面的内容。






【楼诚】【楼诚衍生】缘

关键词:六度空间   @楼诚深夜60分 


这世界很大,有超过14亿人口的地球拥挤不堪

这世界很小,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五个中间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这就是六度分割理论,也叫小世界理论。(来自百度百科)

这个理论我们可以通过一些例子来证明它!


明楼,明家大少爷,他家有一个佣人叫桂姨,桂姨有一个孩子叫阿诚。明楼某一天在桂姨家里看到了奄奄一息的阿诚,于是他把阿诚抱回了家,自己抚养。明楼明诚自此相识,组成了后世口中的铜墙铁壁。

通过一人(桂姨),理论成立!


萧景琰,皇帝的儿子,尊贵的皇家子弟,他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叫林殊,林殊认识琅琊阁阁主蔺晨,萧景琰和蔺晨为了林殊的病情适不适合出站相约交谈,相识。林殊死后,蔺晨遵照林殊遗言辅佐萧景琰,成就天下霸业,这两人经过曲折终究走到了一起。史称帝王琅琊战。

通过一人(林殊),理论成立!


赵启平,嘉林医科大学附属第六医院骨科大夫,医术高明,为人并不正派,在古代那就是放荡不羁的公子哥。他曾经有个女朋友叫曲筱绡,曲筱绡有个邻居叫安迪,安迪的老板叫谭宗明。安迪崴了脚到医院找赵医生看病,谭宗明到医院看望,认识了赵启平。后来谭宗明腰椎不太舒服,安迪推荐他到赵医生那里看病,赵医生很快帮谭总治好了病,还教他怎么保养。谭总很感激,请赵医生吃饭,不知道怎么的,就吃到床上去了。谭宗明觉得自己这是被人坑了,可又觉得被坑得特别高兴。这两人的故事,全是不可描述,不说也罢。

通过两人(曲筱绡,安迪),理论成立!

 

李熏然,嘉林市公安局刑警,办案英勇直率,经常受伤,他们单位最近的医院的是第一医院,他经常被送去那里看病。警队和医院那就是兄弟单位,一来二往的李熏然和第一医院的医生护士都熟悉起来,普外主任李睿对于李熏然的到访经常很头疼,这小警察每次抓个人跟不要命一样,三天两头来报道,有一次李熏然又被送来,全身是血,肝脏破裂,其他医生都在忙,李睿只能把凌远临时叫来手术。凌远对于这个英勇的警察相当有好感,两人成了好友,凌远冰冷的内心被热情的李熏然融化了,他终于感觉这世上会有一个人会一直对他好,不离不弃。

通过一人(李睿),理论成立!


庄恕,嘉林医科大学附属仁合医院胸外科主任,为人和蔼可亲,医术高明,美国长大后回国发展。他医院有个同事叫陈少聪,陈少聪是个富二代,家里做地产生意,和市里各大家族都有来往,陈少聪从小就经常被和季家的老三季白对比,两人年龄相仿,表现却千差万别。陈少聪这辈子最讨厌的人,就是季白!长得帅了不起吗?季白到云南缉毒受了重伤送到陈少聪医院,家里人让陈少聪一定要帮他安排最好的医生,自然是让庄恕上。季白昏迷的时候,庄医生觉得这个病人挺好看的,应该是个不错的人。等季白醒了,他那张嘴差点没把庄医生气死。庄医生怼人的功夫也不比医术差,季白急着要出院,被庄医生说了一通,气鼓鼓的又躺下了。庄医生一战成名,小护士们觉得庄医生更帅了。季白每天等庄恕查房的时候都要和他怼来怼去,庄恕休息的时候季白还觉得很不适应。晚上庄恕提着鸡汤来看季白,季白看着鸡汤有点怼不下口。这人啊,一心软了,就不对了,不知怎么的,季白就被庄恕收服成小乖乖,每天按时吃药换药,最后病好出院的时候季白简直就是病人楷模。然后庄恕就从陆晨曦那里搬出来,搬进季白家里。

通过一人(陈少聪),理论成立!


齐勇,下乡知青,在黑土地上默默耕耘,挥洒青春,他们生产队旁边一个大队的支书觉得齐勇这孩子很不错,给他们大队要来教自己对上骑马,那个时候的马连个马鞍都没有,新去的知青都不会骑,齐勇就一个个教,后来胡八一就去了。胡八一这人嘴溜的很,说话特别逗,大家都喜欢他。齐勇教胡八一的时候,两人却不怎么对付。胡八一聪明,很快就学会了,挤兑齐勇拿架子,气的齐勇和他打了一架。打完两人再见面都互相装作没看到,梁子算是结下了。两人都长得帅,队里小姑娘喜欢他们的不少,暗下还对比他们谁更帅,为这小姑娘们还吵过架红过脸。穿他们耳朵里,觉得挺好笑的,自己肯定对对方帅啊。有一次暴风雪,队里抢救马匹,齐勇刚好在胡八一大队帮忙,抢救的时候两人配合默契,等任务完成进了屋,两人都躺在床上昏睡过去。醒来的时候两人抱在一起,热的大汗淋漓。然后,然后当然就是在一起了。那个时候的人可不讲什么弯弯绕绕,喜欢就要在一起。可惜啊,可惜……不说也罢……

通过一人(支书),理论成立!


我这论证过程不太严谨对不对?专挑本来就认识的人,多没意思……

那我们继续,凌远送廖克难的遗体去仁合医院的时候,是庄恕主刀手术。赵启平去嘉林医科大学本部讲课的时候,负责接待的是陆晨曦大夫,齐勇回城之后在嘉林市开了家餐馆叫琪悦餐厅,是李熏然最爱吃的馆子,季白的太爷爷在上海做生意的时候和明家素有来往,明家之所以能立于乱世而不倒是因为他们的祖先曾是闻名于世的琅琊阁门人,琅琊阁遍布全国的网络就是现代情报网的前身……


有些事你没有见过,不代表他没有发生过。

凌远在手术室外面等待庄恕手术,手术成功后凌远交了庄恕这个朋友。赵启平讲完课被陆晨曦请去仁合做了小型实验课,庄恕也参加了,被赵医生风采折服,食堂吃饭的时候两人相谈甚欢,相遇下次一定把酒言欢。凌远到仁合送材料,中午到食堂吃饭刚好碰到聊得忘我的庄医生和赵医生,庄恕招呼他一起加入,三人针对医疗改革各自发表意见,差点没直接跪地上拜把子称兄弟。赵启平时间紧张,吃了饭去机场赶飞机,三个人加了微信经常保持联系。几个月后,赵启平休年假,兄弟三个约到琪悦餐厅聚会,李熏然被凌远强制休假,季白作为李熏然的上级领导给他爸打了电话要了人,跟着一起去了,谭总看赵启平从嘉林回来老和人在微信聊天,吃了不少干醋,现在知道他们要聚会,死活要跟着去,这六个人一起出现在琪悦餐厅的包间,席间三个医生聊医院的事,两个警察聊警队的事,谭总除了应下为第一医院的杏林分院投资资金以外,还负责照顾凌远的孩子,小孩子很可爱,谭总也没闲着。一起吃饭,话题总不能只有工作,闲聊中,不知道怎么提起近期大热的谍战剧,季白说自己家太爷爷说了,现在的谍战剧都是扯淡,间谍是在刀尖上跳舞的事业,哪容得电视剧版乱来。当年上海明家兄弟为国出生入死,一刻不的放松,连睡觉都睁着一只眼。谭总想起看过的古书上说明家是当年琅琊阁的门人后代,顺便把琅琊阁的故事娓娓道来,总算争取到了一些存在感……


六度空间是个不错的理论,你想想,只要通过最多五个人,你就能和季白,庄恕,凌远,李熏然,赵启平,谭宗明他们相识,是不是挺好的呢?

【楼诚】相思

关键词:梧桐      @楼诚深夜60分 

明楼住的这栋房子前面的马路两旁种满了梧桐树,法国人热爱梧桐,恨不得把它们种满所有的路边,秋天来了,树叶片片落下,满地铺上金黄的叶片,明楼想阿诚了。

明楼是因为看到落叶才想阿诚吗?当然不是,明楼时时刻刻都在想,只是这梧桐秋叶是阿诚喜欢的,于是看到就更想一些罢了。

如果有人一直陪在你身边,有一天这人突然不在,你会很难去适应,你会觉得身边少了点什么,房间变得好空,心里也空荡荡的。明楼在大学的学习任务很重,党组织活动也非常频繁,并没有很多时间空闲,阿诚走了,他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更满,平时有人邀约也能去就去,他想忙一点好,忙一点就没时间想了。可是再忙一个人总会有独处的时间,和人喝酒聊天到深夜才回家,洗漱完躺在床上,还是习惯性去抱旁边,抱到了空气,明楼叹了口气,睡觉睡觉。闭上眼就睡着了,梦里阿诚还在身边,醒来的时候,明楼又叹了口气。

阿诚每个月可以打一个电话,他每次都打给大姐,问问家里好不好,明台听不听话,再给明镜说他和大哥一切都好,就是忙所以不能经常问候。明楼每个星期都给家里打电话,问家里怎样,让明镜不要太宠着明台,他和阿诚都好就是忙。明镜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她也很忙,情况越来越不好,就算明家这种大家没有受到太明显的破坏,但国家都不好了,家又能好到哪里去?能帮就尽量帮,红色资本家?笑话,明镜从小执掌明家家业,什么风浪没见过,怕过谁?

阿诚不能给明楼打电话,他只能写信,每个月一封,内容很简单,就是汇报自己学习了些什么,通常一页纸就完,他很忙,忙的经常睡觉都没时间,能给明楼写信,那就是抽出宝贵的睡觉时间,还不都是因为,他想他。

军校的生活规律而残酷,夏天如火烤,冬天如冰冻,教官常说,训练的时候残酷一分你就离死亡远了一步,想活命就好好练,想死就直接去,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阿诚根本不怕死,他这条命是捡来的,可是他不能死,他必须好好活着,为革命贡献自己的力量,也要,和大哥在一起。


明楼这天看着窗外梧桐,想着阿诚如果在,肯定会每天拉着自己去街边散步,于是披上外套出了门,沿着他和阿诚经常走的路线溜达。夕阳照耀大地,一切都被蒙上灰暗金黄的光芒。明楼捡了几片好看的梧桐叶子回家,夹在阿诚喜欢的书里,这样等他回来的时候,就有梧桐树叶的书签了。

夹在书页里,还有阿诚每个月写来的信。每封信明楼只看一遍,看完就按原样折好装回信封夹在书页里绝不看第二回。明楼是个很懂克制的人,他知道自己太想阿诚了,他要克制。他这种人,最危险的行为就是情绪外露不懂掩饰,他必须要让自己没有任何漏洞,就连想阿诚,也必须收敛到内心最深的地方,无人知晓。

旁人看起来,明楼一切如常,阿诚走了,明楼似乎还变得更开朗了,更加积极的参加朋友的聚会和学校的活动,学业也更加努力上进,就连党组织那边都觉得明楼最近的表现格外的优秀,明楼注定是一个王者,不管从什么意义来上来说都是。大家都觉得明楼强到不需要任何人,依然可以完成不可能的人物,但明楼知道,不是的,没有阿诚他可能会有点难。

阿诚在军校里一共只收到过两封明楼写过去的信,每次寥寥数语,让他好好学习,一定要刻苦努力。阿诚把这两封信翻到纸卷边破损,其实每个字他都能背下来,可是他还是想去看,看看明楼的字迹,心里就充满力量。

阿诚在军校的成绩非常可怕,把其他学员甩在身后数里的距离。教官们觉得这个年轻人实在特别,中国人的体质体格并不出众,阿诚瘦弱的身板并不发达的肌肉却蕴藏着无穷的力量。甚至有教官私下偷偷给阿诚上小课,他的聪明和勤奋让教官们欣喜不已。能进入这所学校的人都很努力,可天赋如阿诚还能如此刻苦拼命,实在少见。天资并不卓越的教官到了后期甚至有些害怕阿诚,他们深知自己已经比不上他,这是一个可怕的人,以后哪方势力得到他,将可以获得不可估量的支持。


阿诚终于从军校毕业了,他回到巴黎,回到熟悉的房子,他没有告诉明楼自己的归期,他不想让大哥在家里等,那滋味不好受,他最知道等待的苦。

到家的时候是上课时间,明楼不在,阿诚在门框上熟悉的位置摸到钥匙开了门。

明楼晚上回家的时候看到屋里亮着灯,心里咯噔一下,他谨慎的把门推开一条缝,就看到阿诚斜靠在沙发里熟睡,手里抱着夹着梧桐树叶的那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