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

只拖不坑,真的!

【谭赵】快活番外——欢愉2

我居然还能想起来更这篇……夸我自己!

上回说到谭宗明从美国火急火燎赶回来,却什么都没干,抱着赵启平睡着了……

翻了好久才翻到自己上一章,笑哭……

【谭赵】快活番外——欢愉1:上一章链接点这里

-----------------------------------------------------------------------------

一觉醒来,天早就黑透了,谭宗明看到灯光从虚掩着的门缝里透进来,隐约有些声响。空气中飘来香味,谭宗明摸摸自己的肚子,真是饿了。

谭宗明看看手机,已经夜里十点,好久没有睡的这么舒服安稳,心情也好久没有这么愉悦舒爽。从房间出来,谭宗明循着声音来到厨房,赵启平在洗菜,锅里咕嘟咕嘟煮着白粥,空气全是米香。

谭宗明想了想,没有出声,就这么看着赵启平忙碌的身影微笑,这人居然在给自己做饭,谭宗明已经好久没有吃过除了厨师以外的人做的饭,赵启平这人就是嘴硬。

看了好一会儿,赵启明无意间转身拿东西才突然看到门口的谭宗平,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半天才说了句,看什么看,去沙发看电视去。说完就当着谭宗明的面,关上了厨房门。谭宗明摸摸鼻子,乖乖去沙发上坐下,打开电视也不知道看什么。他这种人,平时根本就不看电视,又摸出睡衣口袋里的手机,看了会儿邮件,高效的处理公司几个事务。谭宗明回邮件的时候,厨房里开始有“哗”菜下锅的声音,接着是锅铲和锅的碰撞声,谭宗明好久没有听过炒菜的声音,把电视关了,伴着这声音回邮件,语气比平时软了三分。

谭宗明邮件还没处理完,赵启平的白粥,咸菜,耗油香菇上海青,酸辣土豆丝就上桌了。谭宗明已经超过24小时没有进食的肠胃随着饭菜的香味开始抗议,它要进食,它强迫谭宗明放下手机赶快吃饭。

赵启平在厨房拿碗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两副碗筷,人都在自己家里了,饭菜也是两人份的,太别扭反而显得自己刻意了,本来就是要说清楚嘛,请人吃个清粥小菜也没什么。

赵启平盛了两碗白粥,小火熬了快一个小时,粘稠浓密,米香扑鼻。过来吃饭!

谭宗明应了一声,过来刚准备坐下就被赵启平叫去洗手。刚走进厨房,就传来赵启平让他好好洗手的叮嘱。没办法,医生职业病,洗手强迫症。

洗完手过来坐下,赵启平等他坐下来,才端起碗,还没吃先说了一句:我饿了,给自己煮的,你别想多了。

谭宗明微笑点头,好的,没想多。端起碗闻了一下,真香啊!

两个人就这么一声不吭的吃完了整顿饭,赵启平的手艺很一般,做的东西只能说可以入口,也算上什么美味,可吃到谭宗明嘴里,却觉得像山泉水般甘甜。赵启平亲手做的,什么都好吃。

吃完饭,赵启平把碗收进厨房,又切了水果拿出来。两人再度在饭桌前坐下,赵启平准备正式和谭宗明谈谈。可谭宗明这边也就睡了三四个小时,吃饱又困了,连连打着哈欠,吃了两口水果,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好困,我去睡了,你做的饭真好吃。”,谭宗明说完这句就留下目瞪口呆的赵启明又进房间去睡了。等赵启平反应过来,进房间想轰人走,谭宗明已经睡着了。赵启平知道他是真的累了,可这人怎么这么无赖?他家估计不小吧,跑自己家里睡觉算怎么回事。他俩这算什么?连认识都算不上吧,顶多就是个一夜情的关系,今天都打算好了陪他玩玩把事儿说清楚,这人倒好,来了就是洗澡睡觉吃饭睡觉,当他这里是旅馆啊?

赵启平气鼓鼓的收拾厨房,但还是放小了声音,忙完又洗了个澡,洗完坐在沙发上开始考虑今晚睡哪里。睡床?自己怎么可能主动去和谭宗明睡?难道要睡沙发?凭什么自己有床不能睡?越想越不对劲儿,赵启平干脆冲进房间把谭宗明叫醒赶沙发上去睡。谭宗明睡的正香,迷迷糊糊被人叫醒,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赶到沙发上,赵启平丢了床被子给他就自己进房睡了。谭宗明这辈子可没睡过谁家的沙发,见赵启平关了卧室门,摸摸头,将就在沙发上睡下了。

赵启平翻来覆去好久才睡着,睡的很不安稳,半夜觉得不对劲,突然惊醒,发现身边有人吓了一跳,转念才反应过来,是谭宗明。这人怎么又跑床上来了?赵启平正犹豫要不要赶人走,谭宗明一个翻身抱住他,赵启平觉得他肯定是故意的,挣扎了几下,本以为他会抱住不放,可他手里没用什么力气,看起来又似乎只是睡着了,无意的举动。赵启平拿开他的手,翻身背对着他,还没睡着这人又从背后抱了过来。赵启平又反手把他推开,折腾了两下,累了,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天亮赵启平醒来,身后那人像个无尾熊一样抱着自己,叹了口气,起床洗漱。

等收拾好了,赵启平望着在自己床上睡得不知天日的谭宗明不知道怎么办。这人平时一丝不苟的头发现在乱糟糟陷在枕头里,自己起来后,他就霸占了大床的中央,是叫醒他还是让他继续睡,赵启平再度叹了口气,什么也没做,转身出门上班。

赵启平啊赵启平,你到底在干什么啊?拍了拍自己的头,赵启平觉得有些头疼。倒不是没休息好,就是这本来就有点混乱的关系,经过昨晚更混乱了。

谭宗明在赵启平走了后不久醒来,家里静悄悄的,赵启平肯定上班去了。谭宗明在床上坐起来抱着被子傻笑,闻闻被子上,空气里,自己身上,都是赵启平的味道,谭宗明冒出了好久未曾出现的开心。赵启平,你承不承认都一样,你就是我的了!

评论(1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