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

只拖不坑,真的!

【楼诚】相思

关键词:梧桐      @楼诚深夜60分 

明楼住的这栋房子前面的马路两旁种满了梧桐树,法国人热爱梧桐,恨不得把它们种满所有的路边,秋天来了,树叶片片落下,满地铺上金黄的叶片,明楼想阿诚了。

明楼是因为看到落叶才想阿诚吗?当然不是,明楼时时刻刻都在想,只是这梧桐秋叶是阿诚喜欢的,于是看到就更想一些罢了。

如果有人一直陪在你身边,有一天这人突然不在,你会很难去适应,你会觉得身边少了点什么,房间变得好空,心里也空荡荡的。明楼在大学的学习任务很重,党组织活动也非常频繁,并没有很多时间空闲,阿诚走了,他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更满,平时有人邀约也能去就去,他想忙一点好,忙一点就没时间想了。可是再忙一个人总会有独处的时间,和人喝酒聊天到深夜才回家,洗漱完躺在床上,还是习惯性去抱旁边,抱到了空气,明楼叹了口气,睡觉睡觉。闭上眼就睡着了,梦里阿诚还在身边,醒来的时候,明楼又叹了口气。

阿诚每个月可以打一个电话,他每次都打给大姐,问问家里好不好,明台听不听话,再给明镜说他和大哥一切都好,就是忙所以不能经常问候。明楼每个星期都给家里打电话,问家里怎样,让明镜不要太宠着明台,他和阿诚都好就是忙。明镜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她也很忙,情况越来越不好,就算明家这种大家没有受到太明显的破坏,但国家都不好了,家又能好到哪里去?能帮就尽量帮,红色资本家?笑话,明镜从小执掌明家家业,什么风浪没见过,怕过谁?

阿诚不能给明楼打电话,他只能写信,每个月一封,内容很简单,就是汇报自己学习了些什么,通常一页纸就完,他很忙,忙的经常睡觉都没时间,能给明楼写信,那就是抽出宝贵的睡觉时间,还不都是因为,他想他。

军校的生活规律而残酷,夏天如火烤,冬天如冰冻,教官常说,训练的时候残酷一分你就离死亡远了一步,想活命就好好练,想死就直接去,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阿诚根本不怕死,他这条命是捡来的,可是他不能死,他必须好好活着,为革命贡献自己的力量,也要,和大哥在一起。


明楼这天看着窗外梧桐,想着阿诚如果在,肯定会每天拉着自己去街边散步,于是披上外套出了门,沿着他和阿诚经常走的路线溜达。夕阳照耀大地,一切都被蒙上灰暗金黄的光芒。明楼捡了几片好看的梧桐叶子回家,夹在阿诚喜欢的书里,这样等他回来的时候,就有梧桐树叶的书签了。

夹在书页里,还有阿诚每个月写来的信。每封信明楼只看一遍,看完就按原样折好装回信封夹在书页里绝不看第二回。明楼是个很懂克制的人,他知道自己太想阿诚了,他要克制。他这种人,最危险的行为就是情绪外露不懂掩饰,他必须要让自己没有任何漏洞,就连想阿诚,也必须收敛到内心最深的地方,无人知晓。

旁人看起来,明楼一切如常,阿诚走了,明楼似乎还变得更开朗了,更加积极的参加朋友的聚会和学校的活动,学业也更加努力上进,就连党组织那边都觉得明楼最近的表现格外的优秀,明楼注定是一个王者,不管从什么意义来上来说都是。大家都觉得明楼强到不需要任何人,依然可以完成不可能的人物,但明楼知道,不是的,没有阿诚他可能会有点难。

阿诚在军校里一共只收到过两封明楼写过去的信,每次寥寥数语,让他好好学习,一定要刻苦努力。阿诚把这两封信翻到纸卷边破损,其实每个字他都能背下来,可是他还是想去看,看看明楼的字迹,心里就充满力量。

阿诚在军校的成绩非常可怕,把其他学员甩在身后数里的距离。教官们觉得这个年轻人实在特别,中国人的体质体格并不出众,阿诚瘦弱的身板并不发达的肌肉却蕴藏着无穷的力量。甚至有教官私下偷偷给阿诚上小课,他的聪明和勤奋让教官们欣喜不已。能进入这所学校的人都很努力,可天赋如阿诚还能如此刻苦拼命,实在少见。天资并不卓越的教官到了后期甚至有些害怕阿诚,他们深知自己已经比不上他,这是一个可怕的人,以后哪方势力得到他,将可以获得不可估量的支持。


阿诚终于从军校毕业了,他回到巴黎,回到熟悉的房子,他没有告诉明楼自己的归期,他不想让大哥在家里等,那滋味不好受,他最知道等待的苦。

到家的时候是上课时间,明楼不在,阿诚在门框上熟悉的位置摸到钥匙开了门。

明楼晚上回家的时候看到屋里亮着灯,心里咯噔一下,他谨慎的把门推开一条缝,就看到阿诚斜靠在沙发里熟睡,手里抱着夹着梧桐树叶的那本书。


评论(1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