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

只拖不坑,真的!

【贺陈】你还有我2

我写成这样居然有这么多人点赞,受宠若惊,你们都是善良的好孩子!

————————————————————————————

陈亦度的DU婚纱终于如愿进入枫丹百货,紧绷了几个月的神经终于可以松弛下来。

陈亦度和厉薇薇的竞争耗费了他巨大的精力,他私下约厉薇薇出来,主动放下身段表示了自己的歉意,并邀请厉薇薇加入du婚纱。厉薇薇交了新的男朋友,生活丰富有趣,继续待在玲珑约略有些尴尬,刚好遇上陈亦度的邀请,拿了些调子,又遇上他放下身段道歉,干脆顺水推舟说考虑三天,三天后答应了邀请。

厉薇薇不计前嫌跳槽前男友公司,成为时尚界的热门话题,大家纷纷猜测两人是否要复合,为DU婚纱迎来广泛关注,让销售业绩冲上新的台阶。

趁着热度,陈亦度和厉薇薇接受各路采访,述说两人往事,并说明两人现在是朋友关系,谈笑间亦然放下过去,重新出发。两人心里明净,可旁人看来却是暧昧非常,DU婚纱的热度更上一层楼,这一波跳槽事件为DU婚纱赚爆了热度,让公关行业叹为观止,交口称赞。

贺函在小吃店吃饭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陈亦度和相关报道,嗤之以鼻。用绯闻炒热度,这人也不怎样,也不知道枫丹百货怎么想的,居然和这种人的公司合作?


有了厉薇薇坐镇DU婚纱,陈亦度最近打算休息几天,不想去太远,就去海边定了个五星级酒店,预定了每天早上最新鲜的海产,贺函这几天都在船上帮忙, 最近是海产旺季,送货量很大,陈亦度这种量少的订单就分给他来送。

看到送货地址纸条上陈亦度的名字,贺函心里卡了一下,又是这个人!贺函这种人,一个仇可以记到天荒地老,上次陈亦度的眼神他还记得,酒店不远,开车十几分钟,他看了一眼自己干货穿的衣服,笑了笑,提着鱼箱直接上车出发。

陈亦度接到贺函电话到酒店门口拿鱼的时候,看到这人一身脏兮兮的衣服,那嫌弃的眼神完全没有掩饰分毫。贺函放下鱼箱就走,完全当陈亦度是空气,让习惯了被人伺候的度总郁结在心,刚要开口,贺函已经上车一脚油门走了。车不一样了,陈亦度想果然是司机,这是哪个倒霉催的请他当司机,真是够可怜的。

这几天陈亦度都下了订单,每天都能吃到带着海水味道的鲜货,也只有在海边才做得到。贺函第二天送的东西需要拿到马上吃,不能存放,叔叔嘱咐他一定要提醒陈亦度,别浪费了这么好的东西,贺函梗了一下,点了点头。

前一天贺函把陈亦度当空气,让他很不高兴,今天接到贺函电话故意磨磨蹭蹭半天才下楼。贺函等的很不耐烦,觉得这人真是矫情又麻烦,等陈亦度姗姗来迟,贺函重重把鱼箱放在他面前,冷冷说了句:“马上吃,不要浪费了好东西。”说完转身就要走。

陈亦度一把抓住他对的手臂,“你给我站住。”贺函转身甩开他,看着陈亦度。

陈亦度被他盯着,气不打一出来,“老王没有告诉你对待客人应该有的态度吗?虽然你是兼职送货,也不能一点服务意识都没有吧?”

贺函嘴角一弯,轻挑眉毛,“服务意识?抱歉,我服务挑人。不是谁都有资格接受我的服务。”

陈亦度觉得这人蛮不讲理,“也不知道哪个倒霉鬼请了你这种人当司机?”

“司机?你说谁是司机?”本来冷冷的贺函这下被成功激怒。凭他这张毒嘴,也就离婚前的罗子君能和他吵几句,其他人都只有听他说话的份。好久没有人能成功激起他的愤怒了。

陈亦度见贺函怒了,觉得挺好玩,努努嘴,“当然说你。你一个送鱼的,开这么好的车,除了是司机还能是什么?”

贺函大怒,“送鱼就不能开好车吗?我乐意,我高兴!你这种人,矫情又麻烦,还要我有服务意识?也不先回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配不配?”说完上车直接走人,把陈亦度留在酒店门口气得想打人。

陈亦度虽然在面对客户的时候什么委屈都受过,可贺函是给他提供服务的,这口气他怎么可能忍得下,他给老王打了个电话,把鱼箱摔上车直接开码头找人算账。


老王接到陈亦度的投诉电话,头都大了。完了,完了,度总和贺总炒起来了。就送个货的事儿,怎么会吵起来呢?他赶快给贺函打电话,贺函见是老王电话,正在气头上,让手机响,没接。直接开车回家去了。陈亦度这种客户,也就是兴趣来了定一点货,量也不大,价格也不多,把他得罪了,大不了以后自己多订点来补偿就是了。贺函到家之后想了想,王叔叔这段时间对自己也是百般照顾,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回个电话回去。老王见贺函终于来电话,赶快接起来。

“贺函,你和陈亦度发生什么事了?他刚一个电话打过来,现在马上要来码头找我,说是要找你算账。”老王着急的说。

“王叔叔,没什么事,就是看他不顺眼骂了两句。你别理他,损失的单子钱我补给你,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贺函根本不怕那个陈亦度,就怕给王叔叔带去麻烦。

“贺函啊,这不是钱的问题,你快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老王看时间,陈亦度肯定也快到了。贺函简单说了一下发生的事,老王听完哑然失笑。拜托,这两个人多大了?加一起快80的人了,居然因为这种原因吵架?


评论(9)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