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

只拖不坑,真的!

【明家日常小故事】明台日记——大哥偏心 16

1915年5月4日           星期二              小雨

我发现大哥最近怪怪的,老一个人跑出去玩。我问他干什么去了,他给我说小孩自己去玩,不要管那么多,但是他对阿诚哥态度超好,还背着我偷偷摸摸给阿诚哥说了什么。哼,有什么秘密不能告诉我的?我一定要知道大哥干什么去了!!


阿诚在明楼前一年的补习下,加上自身的努力和聪慧,早就赶上了小学的课程,准确来说,现在是非常轻松。拳脚功夫还是每个星期去练着,有空的时候还可以帮明台补习功课。现在明台已经基本归阿诚管了,阿诚文可以授课武可以擒拿,明台对于这个小哥哥基本属于俯首称臣的状态。在家里明镜本就管不住他,明楼的话也经常当耳旁风,可现在阿诚只要对他皱个眉头,他都会规矩三分,人嘛,多收拾几次就老实了,明台这种调皮又聪明的孩子更是特别懂的生存之道。

春天来了,明楼高中毕业考上大学,明镜开车送他去上学,明台和阿诚跟着一起去送。在车上,明台对于马上就要见到的大学校园充满期待,一路叽叽喳喳的问明楼各种问题;阿诚却一直沉默不语,他舍不得明楼,可他什么都不会说,明楼告诉他去大学可以学习更多知识,以后才能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他又怎么可以成为那个拖他后腿的人呢?等到把明楼送到大学宿舍,行李放下,姐弟几个在大学里面转悠着,看看花看看湖看看树,一派春光着实好看。阿诚很配合的跟着大家一起,看起来似乎挺好的,可明楼知道,他一点都不好。

中午明镜带大家在学校门口吃了饭,就准备带两个弟弟回家去了。明楼看阿诚的样子,自然是知道这孩子舍不得自己,那个乖巧的模样让他特别心疼。等吃的差不都了,他给阿诚擦擦嘴,说带阿诚去趟洗手间,就牵着他的手往店外走。明台也想跟着去,明镜挡下来低声说,趁他们不在我们吃个甜品不给他们吃好不好,明台眼睛发亮,猛点头。

阿诚的手还是有些凉,明楼牵着更是心酸。在门口小花园,明楼找个石凳把阿诚抱在腿上坐着,阿诚就乖乖窝进明楼怀里,像个小猫咪一般。明楼给阿诚嘱咐了几句,要好好学习,听大姐的话,看好明台不要让他调皮,还有多吃一点,争取长的和自己一样高等等等,阿诚就轻轻点头乖乖说好。这些话他已经不知道给阿诚说过多少次,其实阿诚做的特别好,根本不需要他再多说。可是他又担心阿诚,这孩子自从进了明家就一直跟着自己,突然要分开了,又不舍又怕他过得不好。

明楼见阿诚一直不说话,知道他难过,想安慰几句,又觉得说什么都很无力。明楼摸摸阿诚的头发,叹了口气,说 ,“阿诚,你说句话好不好”。阿诚还是沉默不语,然后明楼就觉得怀里的小猫有些抖,然后小猫微微颤动的睫毛上凝了水珠,一颗颗往下掉,掉在明楼衣服上,手上,也掉进他心里。明楼觉得心尖尖都在疼,这个自己万分心疼的弟弟,在自己怀里哭的无声无息。明楼把阿诚抱紧,让他在自己怀里哭一场。这孩子还好,总算知道当自己的面表现感情,虽然还是一句话没说,总比毫无表示的要好。等阿诚哭累了,明楼放开手臂把他环在怀里,让他把脸转过来透透气。看着睫毛上还留着几颗晶亮的泪珠,明楼拿手绢给他擦干。阿诚可没跟他客气,鼻涕眼泪都蹭他衣服了,有一半也是怪他读大学不带着自己。明楼刮了一下阿诚的鼻子,说阿诚以后也会读大学的,到时候就换大哥在他怀里哭了,阿诚摇摇头,说自己以后如果读大学,要把大哥带着一起去。阿诚说的一脸认真,明楼又揪揪他的脸,这次阿诚没有打开他的手。

阿诚始终是个懂事的孩子,哭也哭完了,终归是要离别。他想从明楼怀里挣脱出来,明楼又抱紧说再让我抱一会儿,一小会儿。阿诚乖乖的躺回去,就听明楼隐隐的说了句,以后想要再抱阿诚,就不容易了。

自从明楼上大学之后,平时都住在宿舍里,只有周末才会回家,再也没办法像之前一样每天都阿诚见面。刚开始读书的时候,明楼每个周末都回家,检查一下阿诚的功课,顺便看看明台有没有调皮,大姐有没有需要帮忙的事。

可是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明楼作为一个19岁的上进青年终于进入了大学的课堂。面对着知识的海洋和成群结队的青春少女,明楼也觉得自己的春天来了。最近明楼认识了一个少女,叫汪曼春,长得甜美动人,性格活泼开朗,很是招人喜欢。少女还在读中学,他们是在学校一个读书会认识的。对于明楼这样一个情窦初开的人来说,遇上这样一个妙龄少女,突然觉得人生原来如此美妙。可是当他们见第三次见面,无意中聊起双方家庭的时候,明楼赫然发现一件事。汪曼春是汪家人,就是那个设计害死他父母的汪家。父母遗训:明家和汪家,三代之内绝对不结亲结盟结友邻,别说在一起,连做个邻居都不可以的大仇啊!

可是面对着天真烂漫的汪曼春,明楼实在没办法把眼前这个如此可爱的女子和那个害他差点家破人忘的汪家联系在一起。明楼想着,害他家人的是汪家的其他人,作为新时代的青年就不搞世仇那一套了,但是他和汪曼春再一起出去,就变成偷偷摸摸的,生怕被人看到传到明镜耳朵里去。

汪曼春才16岁,哪里懂什么世仇恩怨,不过明楼说要小心一点,她就按他说的做,虽然觉得有些委屈,可是能和明楼一起,这些委屈又算的了什么呢?明楼英俊体贴,有着世家公子的温润优雅,同时少年的活力和不羁也在他身上四溢。如果抛开家族身世,这两个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郎才女貌,门当户对。

自从明楼认识了汪曼春,他就开始偶尔周末不回家,他给明镜打电话说自己学业忙起来了,需要在学校学习。从知道明楼要去读大学那个时候开始,阿诚就一直在心里想着明楼去到外面的世界,离自己那么远,肯定会渐渐和自己疏远了,这个担心让他在分别的时候狠狠在明楼怀里哭了一场,每次快到周末,阿诚就盼着明楼回家,可是渐渐明楼有些周末不回来,阿诚觉得这个担心似乎已经变成现实。阿诚早就脱胎换骨长成一个明家小少爷的模样,硬挺的身形,帅气的外表,谈吐得体大方,成绩又好,加上还会打架,在小学生里面简直是众人膜拜的对象。老师喜欢他,同学们都崇拜他,在学校里人缘极佳。当阿诚觉得明楼可能会疏远自己之后,就更加用心在学校经营自己的交际圈。阿诚想交的朋友,没有交不到的,女生们也对他心生爱慕。这种人,谁能不喜欢啊?

明楼自从知道汪曼春的生世,就有了顾忌,也不敢再像之前见面哪么频繁,为了防止明镜怀疑,他周末都尽量回家,只是找借口说同学相邀,再跑出去和汪曼春偷偷见面。忙着恋爱的明楼确实有些忽略阿诚,但是阿诚在他心里依然是那个非常重要的人,于是某个周末他忍不住,偷偷给阿诚说了自己谈恋爱的事。阿诚说,恭喜恭喜,和明楼一起开心的笑,听明楼分享他和汪曼春一起的趣事,说着这女孩有多可爱,自己有多喜欢她。恋爱中的人,其实真的很想要告诉全世界,可是明楼不可以,但是他有阿诚,于是他每个星期都给阿诚说,他觉得这是一种分享,可对阿诚来说,这却是一种酷刑。当他第一次听到明楼说自己恋爱了,他脑子嗡的一声响,条件反射般说恭喜,后面明楼说了什么他其实没怎么听清,他只是保持微笑,然后点头。

等夜里一个人的时候,阿诚安慰自己,挺好的,起码大哥把他的秘密告诉我了,他只告诉了我一个人,连大姐都不知道,说明我在他心里还是很重要的。阿诚觉得自己也不能落后,于是在学校的交际更是努力。周末总是很多人约阿诚出去,有一次明楼发现自己回家阿诚居然不在,问王妈阿诚呢,王妈一脸笑容的说有同学约阿诚去春游了。明楼觉得莫名有些失落,他以为这个弟弟会永远在家等着自己回来,会一直微笑聆听自己说的所有东西,可阿诚也会长大,他也会有自己的同学朋友和自己的生活。他的世界会渐渐充满很多人,很多他也不认识的人,甚至他也会交女朋友,会离开这个家出去读书生活。

明楼甩开失落,想着这样挺好,这不就是自己当初想要阿诚变成的样子吗?等晚上阿诚回来,阿诚兴奋的给明楼说遇到的美景和一路的趣事,这次换明楼聆听,跟着欢笑。阿诚说完了,明楼摸摸他的头发,让他注意别影响学习,阿诚点点头,说了声,嗯。明楼说,阿诚长大了,有自己的朋友了,以后可能就会没时间和大哥一起玩了,阿诚摇摇头,学着明楼的样子去摸摸他的头发,大哥你要好好学习,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我会一直在家里等着你的。明楼看阿诚那个小大人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阿诚摸摸后脑勺,也跟着明楼笑。这个周末,明楼没有和阿诚分享自己的恋爱趣事,他觉得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

明台跟同学玩完回家,发现阿诚和明楼都不在客厅,跑明楼书房,就看到他们在笑。这段时间明楼为了偷偷和阿诚分享秘密,周末老是躲着明台让明台很不高兴,明台嘟着嘴,大哥阿诚哥,你们在说什么,我也要听!明楼和阿诚一起转头,看着明台,突然又一起笑起来。明台更不高兴了,“你们不准笑了,到底在说什么,我也要听,我也要听!”。阿诚对明台历来都有个哥哥的样子,看着明台不高兴,就过来拉明台去客厅,顺便给他说今天春游的趣事,明楼跟着出来,拿了本书坐他们旁边看。听两个小的在一边吱哇乱叫的聊天,明楼觉得很舒心,这段时间为了和汪曼春约会 ,他随时都提心吊胆生怕被大姐发现,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轻松愉快了。

墨菲定律,担心的事就由一定会发生,明镜还是知道了。明镜知道后没有找明楼也没有找汪曼春,她第一个找阿诚问,阿诚对明镜向来乖顺,看她已经知道了,只好承认了这件事。阿诚求明镜不要生明楼的气,明镜说自己知道了,让阿诚别担心。

过了一个星期,星期三,明镜打个电话给明楼,说家里司机马上去学校接他,家里有急事让他回家一趟,学校那边的假也请好了。明楼觉得明镜口气不对,预感着他和汪曼春的事情可能被明镜知道了,挂了电话赶快给汪曼春打了一个。汪曼春怕明楼出事,让他别回去,干脆和自己一起走吧,自己偷偷存了钱,还有从小到大家人给的首饰珠宝,足够两个人过日子了。明楼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拒绝了。大姐从小把他带大,就跟母亲没什么区别,如果自己就这么走了,这辈子也会良心不安,哪里还有什么好日子可以过?汪曼春在电话里哭的凄惨,明楼安慰她说别担心,还不一定是这个情况,万一家里真的只是有别什么事呢?自己的姐姐,总不能真的把自己杀掉吧?汪曼春苦苦哀求,明楼却怎么都不松口。好不容易挂了电话,司机已经在宿舍楼下等了。

明楼上了车,问王叔家里出什么事了,王叔哪里会知道,只道明镜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

谢谢 @RABBY蒲公英的约定  送我的梗,希望你能喜欢!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