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

只拖不坑,真的!

【明家日常小故事】明台日记——大哥偏心 17

虽然这是一个以欢乐为主的文

可是今天这章很虐,请谨慎观看!

————————————————————————————

1915年5月6日           星期四             大雨

昨天家里真是太吓人了,我第一次见大姐发那么大脾气。平时只要我去求大姐,她一定听我的,可是昨晚她把我关在门外怎么求她都不行。原来大哥恋爱了,和汪家的女人。大姐说了,汪家没一个好人。窗外的雨下得好大,我真的好害怕,我们家不会就这么散了吧?


明楼在车上一路忐忑,可是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害怕,自己和汪曼春是真心相爱,她心地善良,为人天真可爱,出生无法选择,她没有做错过任何事情。他一定要给大姐好好说明自己的想法,让大姐同意他们在一起。窗外大雨倾盆,天被乌云压的很低,不时还有雷电闪过。明楼的心一直往下沉,坠的太快让他呼吸都些困难。王叔把车子开得飞快,明楼把车窗往下摇了一点,透出一条缝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狂风夹杂着雨水扑面而来,明楼又赶快把窗户关上。对于明楼来说,这么忐忑的心情从未有过,就算是当初父母去世的时候,他还小不太懂事,就看着明镜忙里忙外,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父母没了,再也不会回来了。这些年经历很多人情冷暖,年纪也大了许多,才知道当初明镜支撑起这个家有多不容易。长姐如母,明镜对明楼来说更是不可割舍的亲情关系,不管怎样都必须得到她的认可,该来的总是跑不掉,明楼已经做好了迎接暴风骤雨的准备。

到家门口,明楼没等王叔过来给他撑伞,就淋雨跑进家门。明镜不在客厅里,王妈说明镜让他回来就直接去小祠堂。明楼终于能确定自己和汪曼春的事肯定被大姐知道了,窗外风雨飘摇,明楼顾不上全身湿哒哒的,直接上楼去了小祠堂。

小祠堂里面点着香和蜡烛,烟雾缭绕,明镜跪在父母的牌位面前望着前方发呆。等明楼进去,看到室内的一切心里警铃大作,大姐怕家里着火,只有每年祭祖的时候才会点一次蜡烛,而且每次都要开窗开门,拜完就赶快灭掉。木头的房子,一点火星都可能酿成大祸,今天这个样子,实在太不寻常。明楼轻唤了声大姐,直接在门口原地跪下,等待明镜发话。明镜说:“明家大少爷回来拉,把门关上,跪着到父母牌位这边来。”明楼照话关上门一路跪行至父母牌位前面,也不敢跪上垫子,就在垫子前的地上跪着不敢动。明镜没看他,起身去取了桌上供着的皮鞭子。这个鞭子代表着明家家法,明镜还从没有用过,这是她当家之后第一次拿起来。

明镜背着明楼问他:“你说一下,父母遗训,我们明家和汪家该怎么相处!”,语气倒是平静,可是手上拿着的皮鞭让明楼明白大姐今天很生气,绝对不是随便解释一下就能过关。

明楼想先求情,喊了声大姐,明镜马上出言制止,“问你话,你是不记得了吗?”,语气中已经带上了怒气。

明楼哪还敢多说什么,马上背诵早就烂熟于心的那段话:“明家家训,我们明家三代不与汪家结亲结盟结友邻。可是大姐,曼春她……”。话刚起了个头,明镜一个转身就是一鞭子结结实实打在了明楼的身上,明楼硬受下来,没敢出声。

“父母是怎么死的,难道你就忘了吗?我们明家与汪家的血海深仇,你难道不记得了吗?”明镜声音因为愤怒变得有些沙哑,最后几个字已经接近嘶吼。

明楼挨的这一下疼的他冷汗如雨下,身体开始微微发抖,他还是想解释,他当然记得父母是怎么死的,也一直记得汪家那些人的丑恶嘴脸,可是汪曼春没有错啊。他深吸了一口气,他还想解释,“大姐,你请我解释。我和曼春……”,明楼的话被鞭子的抽打再度打断。

“明楼我告诉你,你之前在外面怎么胡闹我从没管过你,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分寸,我觉得我这个弟弟很懂事不会乱来,可是你现在居然和汪家人混在一起,居然还一口一个曼春。看到汪曼春你就连我们明家都忘了吗?我如果再晚点知道,你恐怕就要去给汪家当儿子、孙子,改姓他们汪家的姓了吧?”明镜这话说的很是残忍,手上也一鞭狠过一鞭。

天气热了,明楼只穿了一件白衬衫,现在已经被割破了几条,从缝隙里可以看到他身上被打出的血痕,鲜血从衣服里面浸出来,滴在地板上。明楼咬着牙受着鞭子,没有出声,身子跪的笔直。他觉得自己没错,可是他已经没办法开口了。身上的剧痛随着明镜的鞭打一次猛过一次,如果这是时候他开口,怕是还没说话,惨叫声会先行跑出来。

明台和阿诚因为下雨,今天回来的晚了一点,一回家明台就觉得不太对劲,问王妈怎么了,就看王妈一脸难色,指了指小祠堂。明台和阿诚赶快跑上去,门关着,门里隐约有明镜的声音和抽打声。明台慌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伸手就去开门,结果门刚开了一点就被里面的场景吓的动弹不得。阿诚在明台身后,跟着往屋里看去,满身是血的明楼跪在地上,让他倒抽一口凉气。明台想跑进去,刚喊了大姐,就被明镜吼住,“不准进来,把门关上出去!”。明台从没有见过明镜冲自己发这么大脾气,赶快把门关上,在门口不知所措。他转头问阿诚怎么办,阿诚呆在原地没了动静。

明镜今天真是气急了,全然没管这样打明楼会不会打出什么问题,她觉得这个弟弟居然和汪家人一起,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过错,这可是明楼,那个一直乖巧懂事优秀出众的明楼。如果是阿诚或者明台以后这样,她还可以安慰自己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还没来明家,不知道明家经历了怎样的苦难。可这是明楼啊,那个当时出事的时候跟着自己一起,一直哭一直哭的明楼,他亲眼见过父母惨死的情景,见过汪家人逼上门来想霸占明家产业的嘴脸,见过债主上门讨债自己被逼得差点下跪的绝望,他怎么能够和汪家人在一起?现在自己知道了,他居然还想解释,“你和汪曼春,你和汪曼春?我吃尽苦头,15岁就被迫接掌明家家业,一步一个血脚印走到今天,你居然说你和汪曼春?那我呢,我又算个什么,啊?”,明镜越讲越气,下手也越来越重。

门外明台听着声响,一直敲门,求明镜放过大哥。阿诚被明台的哭喊惊醒,也在门口跪下来和明台一起求明镜。明镜不想让两个小的听到这些,大声对门外的阿诚说:“阿诚,你带着明台去客厅,不准再上来。”阿诚对明镜向来顺从,可是今天这情况他犹豫了,明镜听到明台还没走,又大声的喊了阿诚一次,阿诚擦了擦眼泪,站起来把明台往楼下拖。明台哭的全身发软,被他半拖半扶一起下楼去了

明楼支撑不住,倒在地上。明镜问他知道错了没,明楼还是摇头。明镜看他都被打成这样了,居然还要坚持,再几鞭子下去,明楼晕了过去。窗外大雨倾盆,一道巨大的闪电划破夜空,轰隆隆的春雷响起来。明镜看着晕倒在地上的明楼,全身一软坐在了地上。她也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啊,生活把她逼着成长为现在的模样,她的委屈又能给谁说?

明镜爬到牌位前面的跪下,泪水终于喷涌而出,她很少哭,父母死后她就没哭过。这个社会如此凶残,哭一点用都没有。她边哭边给父母道歉,说自己没有管好这个弟弟,没有守好这个家。

明台在大厅里被阿诚抱着一直哭,平时阿诚力气特别大,明台绝对挣脱不了,可是今天阿诚似乎有些傻了,明台轻松就挣脱出来。明台又要往上跑,被王妈拉了下来。明镜在明家从来说一不二,也就是对明台宠了一点,这个时候还是少去惹她的好。

明镜在牌位前哭累了,整个人安静下来,才突然想起地上躺着的明楼,她转身看着他奄奄一息的样子才突然觉得大事不好。她从小祠堂出来,喊王妈,王妈、王叔赶快往楼上跑,明台和阿诚跟在后面,明镜见到王叔说了一句:“赶快请苏医生过来。”,说完身子一软,就晕了过去。王叔冲过去扶住明镜,幸好没有摔在地上。赶快把人扶去房间躺好,明台看着大姐晕过去了,哭着冲过去,跟着送去房间。阿诚跟着王妈赶快去小祠堂,一进去烟雾缭绕,明楼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地板上还有斑驳的血迹。王妈吓的惊呼了一声,赶快跑过去想扶明楼起来,阿诚跟着扑过去,哭喊着大哥,趴在他身上泣不成声。当时阿诚以为明楼就会这么死去了,心里的绝望胜过了所有情感,哭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王妈自然扶不动明楼,她也顾不上哭泣的阿诚,赶快去叫王叔过来帮忙,明台想起刚才看到的明楼惨状,又赶快跟过去看大哥。明楼的房间在楼下太远,王妈和王叔一商量把明楼扶去阿诚房间,一路血迹,看得人触目惊心。放下明楼,王叔赶快去给苏医生打电话,王妈去烧水给明楼清理伤口。明台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两个房间不停的跑,阿诚一路跟着明楼,守着他不停的哭,其他什么事都顾不上了。王妈先拿了水盆上来给明楼擦脸,又找了睡衣出来,拿热水轻轻擦拭了伤口,让他趴在床上,也不敢给他穿衣服盖被子,就等着苏医生过来处理。

苏医生出诊去了,王叔着急,看雨下的大,怕她不方便过来,开车去她出诊的地方接人,苏医生看王叔慌乱成那个样子,知道家里肯定出了大事,简单问了情况,让王叔先开车回诊所取纱布和药膏,然后再赶去明家大宅。

等他们到明宅的时候,看到门口跪了一个人,身形很瘦小,应该是个小姑娘。王叔给苏医生撑着伞,提着她的医药箱往屋里跑,这个时候也不顾上门口的姑娘了。

苏医生先去看了明镜,她很虚弱的躺在床上,见到苏医生就说自己没事,让他去看明楼。苏医生给她简单看了看,确实没什么事,估计晕倒也是因为情绪太激动了,就让王妈待自己赶快去看明楼。苏医生出来习惯性往楼下走,他自然记得明楼的房间在一楼,可王妈拉了她一下,往阿诚的房间走过去。苏医生也没多想,哪里都一样。一进房间看到明楼的背上血痕遍布,阿诚跪在床边握着他的手抽泣,苏医生吃了一惊。虽然来的路上她已经知道了明楼被打,却不知道明镜居然会下这么重的手。给明楼细细了上了药包扎好,又打了一针消炎药,苏医生眉头都皱成一堆了。

苏医生给明楼处理好,又去明镜房间,想说说她,看她的样子又说不出口。简单把明楼的情况给她说了一下,给她吃了颗安眠药,让她好好休息,明楼的事自己负责照顾。

王叔等苏医生都处理的差不多了,突然想起门口跪着的姑娘,赶快拿伞去门口看,姑娘还跪着。他撑起伞跑进雨里给姑娘遮住雨,问她是谁干嘛跪在这里,那个姑娘才抬头说:“我叫汪曼春,麻烦你给明镜说一声,求她放过明楼,有什么事让她找我,都是我的错。”。王叔想扶她起来,可是汪曼春哪肯,王叔没办法只好跑回家里,禀告明镜。明镜听了,轻笑一声,“她还敢来?让她跪着吧,爱跪多久跪多久。”说完没多久,药劲上来就昏睡过去。

明楼受了重伤,最怕的就是感染,苏医生看明镜终于睡了,才到明楼那边守着。第一天夜里最是凶险,苏医生和几个下人都一直守着,王妈想抱阿诚去明楼房间睡觉,阿诚怎么都不肯,也就随他去了,这孩子能有现在的境遇全是明楼给的,守着也是应该的。明台被赶去睡觉,他不肯,王妈就让他在明镜床上睡,让他看着明镜,明台这才勉强答应,脱衣睡下了。

夜里的时候,明楼体温忽高忽低,下人们在苏医生的指挥下,拿冷水浸毛巾放在后脑勺降温,又拿酒精擦身帮他降温。折腾了半夜,等到天亮的时候,明楼的体温终于降下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阿诚还小,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可是也一直跟着大人们折腾,等苏医生说没事了,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太好了,原来大哥不会死!下人们要抱他去睡,说明楼都没事了,他还是不肯,说这是他的房间,他就要在这里谁。谁也拗不过他,只好随他了。苏医生又打了一针,检查了伤口感染情况还行,又去看了看明镜确认没事,才被王叔送了回去。阿诚真的困了,下人们去忙着准备早饭,打扫洗刷,屋子里只剩下他和明楼,他趴在明楼床边,安静的睡了。

早上明镜醒来,赶快去看明楼,下人们报高了苏医生的话,明镜才松了一口气。她看阿诚趴在床边,想抱他去自己房间睡,刚一挨着他,他就醒了。阿诚感觉到有人抱他,突然惊醒,以后是明楼醒了,结果一抬头差点撞到明镜。阿诚转头看到是明镜,赶快问她有没有事,明镜看着明楼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再看阿诚这么乖巧的模样又平添了几分心酸。明楼啊明楼,家里你是大哥,弟弟们都如此懂事,你怎么可以这样让我失望?

下人们收拾好了家里,开门准备打扫庭院的时候,发现昨晚那个姑娘还跪在院子里,明台在楼下吃早餐,听到声音跑过去一看,被昨夜大雨淋到湿透的汪曼春跪在大门前,狼狈异常。明台哪里见过这种境况,想去扶人起来,王妈赶快拉着他不让他出去,并告诉他是明镜不让管的。明台觉得奇怪赶快跑上楼去找明镜,明镜房间没有就去阿诚房间,他刚开头说到:“大姐,门口……”,就被明镜打断急匆匆牵着出来。

明镜把他带到楼下,问他什么事,明台说门口有个姑娘跪着不肯起来,明镜说让她跪,他们汪家和我们明家血海深仇,早就该来我们家门口下跪了。明台似懂非懂点了点头,明家家训每个明家人自然谨记在心,既然大姐都说了是汪家人,那就跪着好了。

本来早上变小的雨,到上午又开始大起来,汪曼春在门口跪着哭了一夜,嗓子都哑了。明镜接到一个电话需要出门处理点事情,她让王妈把明楼换下来的那件带血的衬衣给她拿来。她在门口坐上车,让王叔开慢点,车开过汪曼春身边的时候,明镜让车停住,摇下车窗把那件血衣扔到汪曼春身上,并且对她说:“你记住了,明楼受的这些痛苦都是你造成的,你们汪家对我们明家干出的那些脏事儿我明镜绝不会忘,我很快就会让明楼出国留学 ,你们绝无一点可能。你想跪就跪,最好一直跪下去,你们汪家就应该全部来我们明家下跪,可就算来了,也无法弥补当年汪家对我们明家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明镜的说完就关上车窗让车开走了。

汪曼春捡起地上的衣服,看着上面的血痕和裂开的口子,想象不出明楼昨晚到底经受了怎样的恶毒对待。她疯了一样大喊着爬起来想扑进明家大门,却一个踉跄摔进了泥水里。汪曼春失踪一夜,汪家派人四处寻找,终于在明家院子里找到了满身是泥的汪曼春,下人们一边一个带走了她,汪家和明家的恩怨从此更是绝不可解。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