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

只拖不坑,真的!

到家了,家里一片黑暗,季白觉得累的全身无力,换了睡衣偷偷钻进被子里,旁边那个温暖的人翻身抱住他。对方还在沉睡,刚结束了一台20个小时的手术,累到快昏迷,但是抱住身边的人是已经沉入骨子里的习惯。季白把头埋进那人怀里,呼吸着他的味道。外面的每个人都指望着他,幸好,世界还有一个人可以让他依靠。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