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

只拖不坑,真的!

【东凯】甜 第一章

我有一个脑洞,想好久了,必须要写出来。

有人会说傻白甜,不过我叫它真善美。注意,这不是演习!

被雷到不要怪我,只怪你不懂什么叫真善美!

————————————————————————————

终于可以回家了,有个东凯圈的小伙伴蔓露年前考完研过来我这边玩了几天,再一起回家,真是开心到飞起。

两个人为了省钱买了大早上六点的航班,头一天晚上睡得有点晚,起来晚了,滴滴UBER都没车接单,急的要死,好不容易打到车到机场都快关柜了。天气很好,航班准点登机,我们在机场狂奔,到登机口的时候摆渡车上满满一车人在等。我们一上去就出发了。喘着粗气在拥挤的车里,还没地方抓,只能紧紧扶住蔓露的肩膀,勉强可以站稳。突然蔓露抖了一下,转头望着我长大着嘴,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刚要开口问她怎么了,她用食指放在嘴边暗示我不要说话,再用手指轻轻指自己身后。我往后一望,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凯和靳东在她后面站着,王凯带着口罩,靳东带着墨镜,两个人都没做发型,穿着不起眼的大衣,要不是蔓露提醒我,我真是不会注意到这两个人。

感觉自己血液都要凝固了。原本拥挤的车厢突然变得只剩东凯,我和蔓露四个人。我和蔓露对望了一眼,同时嘴角抽起一丝微笑,然后又不怎么敢笑出来。因为紧张,更因为我们两个都是传说中的——怂货。没错,见到真人只想后退的那种怂货。

看了一眼之后,我吓得收回眼光不再看,我站的位置正对他们,如果他们抬眼就会看到我,万一被他们看到我在看他们,那不是尴尬的要立刻跳车?我和蔓露对望着,她着急的扯我衣服,示意我看看他们,我低声说,不敢。我示意蔓露和我换个位置,她这个怂货,也不敢看。

到了停车坪下了车,我们俩躲得远远的,偷偷的看着两个男人。突然我发现王凯朝我们走了过来,我和蔓露都慌了,完了完了是不是他发现我们是粉丝要过来说我们了。王凯越来越近,我已经吓得根本不敢看了,低下头不敢动。蔓露那个怂货不用说了,肯定跟我一个怂样。

王凯在我们旁边站定,我看着他的鞋子,不敢抬头。“你好,可以请你帮个忙吗?”王凯的低音炮对我来说仿佛地狱撒旦的声音,我推了蔓露一下,她又推我一下,然后我俩慢慢抬头。“你,你是谁啊?”我想不管了,干脆装不认识好了,我又不是故意跟他一个航班的,心虚撒。

王凯对我笑了笑,我腿一软,一把抓住蔓露的背上的衣服,才站稳。“怎么?上次在跨界歌王笑了我,以为我不记得了?”我简直要疯了,都过去半年多了,他居然记得我,死了死了,新仇旧恨一起来,豁出去了。“凯,凯哥。我们真,真不是故意的。巧,巧了。”话都说不清楚了,硬扯了一个笑容,应该比哭还难看。

“行啦,紧张什么,知道你们不是故意的。”王凯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差点腿软跪到地上。我拉着已经吓傻的蔓露往后退了半步,松了一口气。王凯看我们后退,想跟过来,我赶快伸出手掌,对他说:“凯哥,求你了,和我们保持一点距离,我们害怕。我们就是过年回家,哪知道会刚好遇到你们。你放心,保证不拍照,不给别人说,特别是不会提你们两在一起。”我一串保证快速说了,真想让他赶快走人,我呼吸不是很通畅。

王凯脸上笑容更甚了,“能请问一下怎么称呼吗?”。我楞了一下,望了蔓露一眼,她还呆着呢。“我,我叫蔓露。”蔓露在我身后的手突然抓了我一把,王凯继续问:“那她呢?”我,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刚说错了,她,她叫蔓露,我叫大树。”“盒盒盒盒……大树……盒盒盒盒……有意思。大树,蔓露,我想请你们帮我个忙。我和东哥要去重庆玩两天,本来有助理一起去,可是助理刚临时出了点事儿去不了了,能请你们和我们一起,帮忙处理点日常事务吗?你也知道,我和东哥两个人不太方便。”说完还冲我眨了眨眼。

我呼吸停了一秒,妈的,老天啊,国家可以立法,禁止王凯眨眼吗?要命啊!

我看了一眼蔓露,她已经回过神了,正害羞状半遮半掩看着王凯。我问她行不行,她死劲点头,我都怀疑她脖子要断了。“盒盒盒盒……行,那就这么定了,多谢多谢,我会按天付你们酬劳的。过来和我们一起走吧。”我点点头。和蔓露互相搀扶着,以狼牙山五壮士的悲壮姿态,和王凯隔了五步远的距离跟着他过去靳东身边。靳东冲我笑的时候我直接靠在蔓露身上,紧紧扶住她的腰,天啦,立法的时候记得加上一条,禁止靳东对我笑。

—————————————————————————————

哈哈哈哈哈哈……好爽!

千万不要问我,故事里的某情节是真的吗?这他妈就能回去过年,我还上毛线的班!

评论(1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