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

只拖不坑,真的!

【东凯】甜 第三章

有人会说傻白甜,不过我叫它真善美。注意,这不是演习!

被雷到不要怪我,只怪你不懂什么叫真善美!

————————————————————————————

在车上,我又睡着了。能跟靳东一起睡,那滋味……只想打自己一耳光,靳东诶,靳东在这么近的地方不好好看看,居然睡着了。快到了被蔓露叫醒的时候,她脸上的嫌弃溢于言表。

车直接开到酒店地下停车场,居然一个粉丝都没有,我松了口气。突然就明白之前看过王凯见没粉丝松了一口气是为什么了。真是觉得没人太爽了啊。粉丝都应该来当一次工作人员挡粉丝,被人挤了踩了弄疼了,拿手机对着脸拍过照了,这辈子也不会再这样对自己喜欢的人了。

电梯口已经有工作人员在等,帮我们刷了卡进了电台直达35层,这酒店真不错,一看就很高级。出了电梯,我们跟着靳东去到3510敲门。开门的是王凯,看到靳东一脸笑容,讨厌,笑那么好看干嘛,不是冲我笑也不行,我腿软。

靳东给了我一个身份证,说是他助理的,请我到楼下登记取一下房卡,这几天我和蔓露要跟他们一起在酒店住了,还让我们带上身份证,给我们在旁边也定了房间。

我接过身份证往门口走,蔓露一个箭步跨到我身边挽着我的手说跟我一起去。这个怂货,让她单独和这两人呆一起,估计她会疯。

那个身份证定了两间房,3512,3514,用那个身份证登记了靳东的房间,我和蔓露登记了一间。这两个人,定两间房干嘛,太浪费了吧?拿完房卡上去3510敲门,靳东来开的门,嘴亮晶晶的很晃眼睛,王凯的润唇膏味道不错吧?我和蔓露给了房卡,拖着她的行李箱就准备回房间待着。靳东叫住我们,“嘿,你们两个急撒?下午我要出去谈个案子,王凯要去见一个导演。你们两个谁跟我,谁跟王凯走?”我和蔓露对望一眼, 眼神一片慌乱。

“东哥,你,你安排吧。”让我们选,我们能不去吗?“那行,那就你跟着我,蔓露跟着王凯吧。”东哥,你……见我们没说话,靳东又问:“怎么?想换吗?”我们一起拼命摇头。“没,没……挺好的。”靳东又冲我们笑,我的小心脏啊,承受了它出世以来最强的冲击。

“那你们先去休息一下,我下午一点,王凯下午两点出发。车是提前订好的,你们不用管。把你们电话给一下,方便联系。”我们各自把手机留给他们,两人拿手机记了,就各自打了过来然后挂断,问了我们名字怎么写,存了号码。我的神,我手机里有靳东的号码了,我还好吗?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嗯,我们俩出去吃饭不太方便,就麻烦你们帮我们叫个外卖或者打包回来吧。重庆有什么好吃的,靠你们了!”蔓露慎重的点点头!东哥直接甩了一千的现金给我们,让我们先用着,我诚惶诚恐的接过来,拖着箱子和蔓露逃了出来。

进了自己房间,把门一关,箱子一扔,我俩拥抱着开始边跳边叫。“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不是在做梦啊?”我为了验证自己的怀疑,马上狠狠掐了蔓露一把,蔓露疼的跳开,一巴掌就给我打过来。好了,知道了,真的不是做梦。互相交换了号码,很好,这下我们都有王凯靳东的电话了。并排着坐在床边,我们两个捧着自己的手机,望着来电信息里面各自的未接来电,花痴了两分钟。突然蔓露的手机响,打断了我们的沉思。蔓露露出惊恐的神情,“我妈……怎么办,怎么办,怎么跟她说?”蔓露的妈妈管挺严的,这次来北京都做了好久思想工作,现在回了重庆不回家,可怎么说啊。“干脆你就告诉她,订票的时候没定上,我们只好改了晚两天的航班。”蔓露一副我疯了的表情,接了她妈妈的电话照着我的话跟她妈妈说了,然后还逼真的描述了我们到机场发现票没订上,和订票平台吵了一架然后又和机场人员吵架,气个半死刚回到我北京家的生动画面。我在旁边默默给她鼓掌,蔓露,奥斯卡欠你一个最佳女主角!

接完电话蔓露倒在床上大口喘气,我啪啪鼓掌,太厉害了,撒谎不带喘气,一看就是老手啊!

她那边接完电话,我这边电话响了,言言打过来了。言言也是我们东凯圈小伙伴,在重庆上班,早就约好了今天晚上一起吃饭的,她打电话过来肯定是问我们到了没,这可怎么办,怎么跟她说啊,我们提前半个月就约好今天的聚会了。我把电话塞给蔓露,她又塞回给我,谁都不敢接,直到电话自动挂断。电话断了,松了一口气,电话又来了,还是言言,我丢到一边和蔓露商量。“怎么办啊,怎么给言言说啊?”,蔓露让我照刚才和她妈妈说的那套说一遍,我觉得言言会打死我,第二遍电话铃终于停了。

电话断了,提示音开始响了,新的微信消息。点开微信一看,好多消息。各种粉圈小伙伴的留言。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同时找我,平时都没人理的小透明懵逼了。打开一个,机场图,我带着口罩的打脸在东哥旁边,是不是你啊,你怎么跑去当工作人员了。退出来换一个,另一张机场图,这人好像你啊,你不是今天回重庆吗,是你吗?再打开,全是……我的神啊,怎么办啊?还没看完,言言的微信来了:大树,你敢不接我电话!你居然混东哥身边去了,不告诉我,赶快回我电话!

我的天啦,我只想到帮个忙,自己爽爽而已,没准备跟任何人说的,怎么大家都把我认出来,这可怎么办啊?我把手机甩给蔓露,让她看,她边看边笑,笑到床上打滚,“恭喜大树,你成网红了,谁让你那么爱面基,你看我就没人认识。”我过去狠狠掐住了蔓露的脖子。

时间都十点半,我们两个闹了会儿就开始思考中午吃什么,一点就要出发,也没多少时间了,蔓露给她一个号称重庆美食地区的朋友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附近好吃的电话,去打包了超大一份串串回来。王凯过来开的门,闻到味道他的眼睛都开始闪着星光,“好香啊,是什么是什么。”嗯,那个样子就好像,像一只看到鲜肉的狮子。我们把超大的几个打包盒放在桌上,把调料给他们弄好就准备出去了。靳东满身水汽从浴室出来,“好香啊!”我和蔓露都加快了离开的步伐。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脑中全是戏。

我两其实也打包了回来,回房间坐下来终于有时间摸出手机来看看,微信和微博都要炸了,消息一堆。我已经不敢看了,边吃边和蔓露商量怎么跟言言说,想了半天决定还是说实话吧,不然这朋友没法做了。打了电话过去,言言很平静的问我,终于舍得给我回电话了。我很简洁的说了情况,言言超级冷静的说了句:“哦。那你现在肯定很开心罗?”摔!你他妈居然这么冷静!!!还是人吗?“那晚上还能一起吃饭吗?”言言真是太牛逼了,到这个时候了,她居然只关心晚上能不能和我们一起吃饭?牛人果然是牛人!“我也不确定,不然晚上我们再约吧?”打完电话,和蔓露说了,我们赞叹了五分钟,言言太牛逼了!

我和蔓露商量了一下,要不要去门口偷听,然后互相殴打了一顿完事儿。时间很快到一点了,靳东发了两个司机电话过来,我和蔓露联系好了司机,直接下地下停车场,我们下去停车场,把车安排停在靠近电梯口的位置,我就去敲了王凯那个房间的门。

----------------------------------------------------------------

本来昨天就写了,忘发了就下班了,幸好还在,吓死我了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