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

只拖不坑,真的!

【蔺靖AU】风流大盗俏捕快(下)

一位可爱朋友 @蓝宇  的点梗,一起来玩一玩

风流大盗的设定借鉴了白展堂及《武林外传》,先表白《武林外传》,以及展示自己的厚脸皮。

-------------------------------------------------------------------------------

出了六扇门,萧景琰只能跟着蔺晨走,他自小习武看书,长大考取功名进了仕途,人生从没有放松过,在江湖上行走时就为抓人取证,不懂享乐也没兴趣。所以这吃饭地方自然是蔺晨来选,如果是萧景琰做主,附近的面馆是他首选,离得近,量大肉多价格也公道。

跟着蔺晨七拐八拐走进一个巷弄,萧景琰虽对金陵城处处熟悉,可这个地方却还是陌生,警惕心上来一点,萧景琰在想自己不会被人骗了吧?

心思还未起来多少,蔺晨在一个不起眼的门口停下来,敲了敲门。萧景琰握紧了自己随身护刀,很快有人来应门。小厮样的男人把门开了一条缝,见到蔺晨本来冷漠的脸上突然挤出了谄媚的笑容,“曹公子您大驾光临,欢迎欢迎。”,边说话,边打开了大门。蔺晨打开扇子,打着扇,大摇大摆的往里走,萧景琰跟着往里走,被小厮拦下来,蔺晨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这是萧大公子。”小厮嘴脸马上变了,“萧公子,失礼,快请进。”,手上做了让进的动作。萧景琰很不舒服,可总不能跟一个小厮计较,快步跟蔺晨往里走。大门在他们身后悄然关上,萧景琰走进庭院才发现这里小桥流水的园林式中庭,定不是寻常地方。这萧景琰好歹是朝廷命官,好地方也去了不少,可这种小巷子里的奇妙景致却是第一次见,这蔺公子果然是懂享乐之人。

蔺晨轻车熟路的带着萧景琰到了一个水边的亭子坐下,有丫鬟婆子马上赶过来,净手擦脸伺候好了,来了一个风韵清雅的妇人,和下人们俨然不是一个姿态,态度不卑不亢,熟络的很蔺晨打了招呼,嗔怪着来之前也不打个招呼,没伺候好实在抱歉。蔺晨笑盈盈的应对了几句,问今天有什么好的上几个,要和萧大公子好好吃上一顿。妇人转头给萧景琰行了个礼,蔺晨介绍说这是萧大公子,是我的贵客,今天把他伺候好了就行。妇人询问萧景琰对吃食有什么要求,萧景琰就一句话:没什么要求,快点就行。妇人回看了蔺晨一眼,蔺晨哈哈大笑,吩咐道,照萧公子说的办。

他们所在的亭子在水边,池里养着几尾锦鲤,池水清澈见底,水边种满了各色花枝,现在正是海棠花开的季节,粉红的花瓣散落在池水上,随着水波流动。萧景琰看着水波发呆,蔺晨看着萧景琰觉得好笑,这人对着如此美景居然是这反应,没见过,有趣。

上好的桂花酿温好了先上来,丫鬟们倒好了酒就退下,绝不打搅。菜上的果然很快,都是些小炒,凉拌,不到一刻就上齐一大桌子。丫鬟道菜已备齐,请公子们慢慢享用。

蔺晨让萧景琰快吃,萧景琰毫无客气大快朵颐,看起来只是精致的小菜,可每道的调味都有不同,酸甜苦辣全齐,爽口开胃,两人就着桂花酒,吃的爽快。

等两人吃的差不都了,丫鬟们又上了些糖醋小果子和两小碗酒酿小汤圆,萧景琰咕咚咕咚喝了那碗酒酿汤,真真是觉得酒足饭饱。

萧景琰吃完,靠着休息了会儿,觉得该说正事儿了,开口请蔺晨说说夜光杯的事。蔺晨开口那就是故事大集,用某情报开头,说杯子的传说是王爷吩咐人瞎编的,为的是显示王爷府的威望。至于杯子是不是被盗,这个不好说,起码当晚琅琊阁内线确定杯子还在府上。当然蔺晨没说,那个内线就是自己……

萧景琰听完蔺晨的故事,眉头又皱了起来,思考这个公子哥儿的话有几成可以相信。蔺晨撑起身子拿手想去抚平萧景琰的额头上的皱褶,还没碰到就被他躲开了,萧景琰惊恐的看着蔺晨,“你要干嘛?”。蔺晨笑笑坐回去,“不要总是皱眉头,相信我,我没必要骗你。”萧景琰知道蔺晨这话有道理,一个琅琊阁的阁主跑来骗一个六扇门捕头,有何必要?

可是蔺晨这故事编的确实玄乎了一点,要萧景琰全信那简直就是说他没脑子,萧景琰又皱了皱眉头,蔺晨用扇子去戳了他一下,不要愁眉。

“可你这故事太离奇了,我怎么可能相信你?”

“哎呀,既然是故事,听听重点就行,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哦……”

萧景琰想了想又问:“那你知道盗圣是谁吗?”,蔺晨啪的打开了扇子,“就是在下,有何贵干?”萧景琰抓起护刀,作势要打蔺晨,蔺晨赶紧用手护着身子,“在下错了,玩笑,玩笑。”萧景琰放下刀,正色道:“到底有没有消息?”。蔺晨也严肃的回答他:“欲知详情,请前往琅琊阁投银询问。”

“你……”萧景琰一时语塞,这种重要的消息确实值些银子,罢了罢了,琅琊阁不问江湖事,这是规矩,是自己越矩了。

饭吃完了,故事也听了,两人起身要走,萧景琰问蔺晨何处结账,蔺晨说不用结,这里吃饭不要钱。说完大摇大摆往外走,有小厮在外面候着给他们带路开门,真没有人问他们要钱,萧景琰不想欠人情,抓着带路小厮问为何无人来要钱,小厮笑了,我家吃饭从不收钱,萧景琰摸不着头脑,居然还有地方吃饭不要钱?


从那以后,蔺晨没事就去找萧景琰吃饭,回回去些萧景琰没听说的地方,某个茅草屋,某个路边小店,某个只有一张桌子的小摊,某个藏在竹林里的酒肆,萧景琰回回抢着付账,可小店都让他付了,每次到了什么好地方,老板都不收钱,说曹公子光临使他们的荣幸,没有收钱的道理。怎么做到的?这还不简单,去之前压锭银子在店家不就行了?

萧景琰刚开始很排斥蔺晨的饭局,可蔺晨总能得到消息,在他手上案子找不到突破口的时候拿着线索去找他,萧景琰为了破案勉强去了,多吃了几回索性放开了,反正蔺晨找的地方都挺好的,吃就吃吧,又不是没给钱。

时间长了,萧景琰已经习惯了隔几天蔺晨就会出现,习惯了跟着他满城走就为了吃个饭,习惯了忽略他故事里的胡言乱语自己去抓重点,习惯了不要皱眉不然就会有人拿扇子戳自己……


习惯会让人忽视很多东西,比如对一个人的感情和依恋。理所当然在拥有的时候不觉得,不见了就会惊慌失措。

蔺晨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出现了。

萧景琰似乎过着平常的生活,可心里总是缺一块,刚开始觉得他忙吧,过了好几天之后觉得这人应该是腻了自己了吧,过了半月怒上心头,觉得这人怎么可以这样?

蔺晨没有告诉过萧景琰自己住哪来,平时去哪里,都怎么找他。萧景琰从不找他,都是等着他过来,所以突然要找他,才发现自己对他一无所知。

萧景琰只知道琅琊阁,琅琊阁离金陵有十天的路程。

萧景琰进了六扇门从没有修过假,突然跟上司说要请假,把人吓了一跳,最近萧景琰的破案率高的惊人,本就是天下第一捕头,现在更添一份传奇,传奇人物就连请假都是传奇,萧景琰手上案子结了,没人有理由不让他休息,他去休假留下六扇门里众人诸多猜疑。

萧景琰快马加鞭,7日就抵达琅琊阁山下,在门口说要见蔺晨,看门人怎可能让他进去。请他报了名讳,传进去请示,不一会儿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赶过来迎接。门口众人都弯腰请安,看样子这人在琅琊阁有些身份。看到萧景琰,那人赶快往里请,“萧公子怎么来了,我们阁主近日不在阁内,快请进。”。萧景琰惊诧的问:“你认识我?”,那人这才反应过来两人素未相识,“萧公子是阁主的朋友,阁主的朋友就是琅琊阁的朋友,自是盛情相待。琅琊阁以情报利于江湖,阁主的朋友我们自是知道的。”萧景琰不置可否,跟着进去。

在客房安置住下,那人请萧景琰休息,萧景琰先问了问蔺晨近日去了哪里,那人不肯说,萧景琰又问他人可好,那人回答说阁主只是有些忙,人挺好的,不用担心。萧景琰问那怎么可以找到他,那人说阁主两三日就会回来,请萧景琰在阁里住下稍等两日。萧景琰想了想应下了。

两日过得慢,白天喝茶看书,夜里辗转难眠,这琅琊阁舒适雅致,可萧景琰心里如火在烧。本就是急脾气,现在怒火中烧却让他等,让他难受非常。

第三日下午,萧景琰在院子里看书,听到有声音,抬头就看到满脸笑容的蔺晨走了进来。“萧公子这是想我了吧?都找到琅琊阁来了。”那张讨打的大脸还是那么大,可是有些憔悴,双眼通红,风尘仆仆的。

萧景琰从没见过蔺晨这个样子,每次他出现都是精神抖擞,潇洒非常,眼里不见一丝疲惫,可今天感觉笑容都是挤出来,憔悴的似乎下一秒就要倒在地上。

萧景琰也顾不上生气,过去扶他,蔺晨顺势就靠在他身上,没了平日的气势,萧景琰想扶他回去休息,可蔺晨说自己不行了,要借萧景琰的房间休息片刻。萧景琰想想也好,赶快扶他进房,帮他脱了外衣鞋子,盖上被子,蔺晨已经睡了过去。

这人干什么去了,怎么会这样?都这样了,不去休息跑自己这里来干什么?满脑子的疑问,能解答的那人现在沉沉睡在自己床上,没法回答。

傍晚丫鬟们照例送来了饭食,今天送了两人份,看来阁里也知道蔺晨在自己这里。蔺晨还在睡,萧景琰让他睡,自己吃了饭,这几天茶饭不思吃的少,蔺晨回来了,萧景琰觉得好饿,两人份被他吃了一大半。

等到夜深了,蔺晨完全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萧景琰看蔺晨睡得熟也不忍心叫他,爬到床里面合衣睡下了。这几日夜里睡不好,加上之前赶路累着了,萧景琰在蔺晨身边很快就睡着了。早晨的时候,萧景琰做梦梦到自己被一座山压着,压得喘不过气来,挣扎着醒过来才发现蔺晨不知道怎么睡的,手脚搭自己身上,半个人也压了过来,萧景琰想推开他,手脚都被人死死压着,他用力动了两下,把蔺晨吵醒了。蔺晨揉揉眼睛,看着萧景琰一脸迷茫,萧景琰让他赶快滚开,蔺晨突然就笑了,景琰,你怎么来了?

萧景琰对于这人失忆般的言语不想理睬,我不来昨天谁把你扶进来的?萧景琰翻了个白眼,让蔺晨赶快放开自己。

蔺晨突然抱住自己的头,说头晕,让萧景琰别动。萧景琰昨天被他那个样子吓着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受伤,听他说头晕,一动不动让他趴着。趴了会儿,萧景琰轻声问道,你没事儿吧?好点没?蔺晨没回答,压他身上不做声。萧景琰好不容易抽了一只手去摸蔺晨的额头,滚烫。

萧景琰这次来得及注意蔺晨身体也是烫的,摸摸后背衣服都湿透了。萧景琰急了,这人病成这样,琅琊阁全是名医,居然跑自己这里来睡觉,是不是疯了?萧景琰使出全身力气推开蔺晨,蔺晨又昏睡过去,没有反应。萧景琰把他翻过来盖好被子, 穿上衣服就跑出去找人。门口两个小厮有候着,看萧景琰出来其中一人马上跑走了,很快就有阁里的大胡子老头跑了过来问萧景琰阁主怎样了。萧景琰说发烧让他赶快去看,还吩咐小厮赶快拿干净的衣物和棉被过来换。大胡子老头进去瞧病,小厮也带了东西过来换,萧景琰不好进屋,在院子里来回的走。过会儿小厮抱着换下的东西出去了,大胡子老头过了会儿出来,一脸沉重。萧景琰跑过去问他怎样了,老头只是摇头。萧景琰让他说话,老头就说了一句,好好照顾他就走了。萧景琰觉得这个琅琊阁从上到下没有一个正常人,赶快进屋去看蔺晨,换了衣服和被子,这人一脸迷糊的望着自己,陷在被子里,一脸无辜。萧景琰问他怎样了,蔺晨对他笑,说我没事,你能抱抱我吗?萧景琰眼眶都红了,心想这人不会得了绝症要死了吧?也不敢问,俯身隔着被子抱住他,蔺晨转头在萧景琰脸侧轻轻吻了一下,萧景琰也做声,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抱了会儿起身,在床边坐下,摸摸蔺晨的额头,烫的吓人,给他整理了一下头发,让他再睡会儿。蔺晨把被子里伸手出来抓住萧景琰的手,要他陪着,萧景琰也不挣扎,就答了声好。

过会儿又有小厮过来送水,说阁主需要大量补充水分,放了一桶温水在桌上,萧景琰觉得这阁里是想用水撑死蔺晨。萧景琰那杯子装了水想服蔺晨起来喝,可生病的人身上没力,服了好几次才勉强扶起来喂了一杯子哄了半天。蔺晨靠在他身上,浑身滚烫,让萧景琰的心跟着翻滚。

一个时辰之后,大胡子老头又来了,带了一碗浓黑的汤药,又给蔺晨把了脉,让萧景琰务必把这碗药给蔺晨喂下去,一口都不能剩。

蔺晨迷迷糊糊听到要喂药,萧景琰怎么扶都不肯起来,嘴里嚷嚷着,我不喝,我不喝,苦死了。萧景琰急了,用了蛮力把蔺晨推起来放自己身上靠着,用勺子去喂。蔺晨紧闭着嘴,就是不肯喝。萧景琰看药快凉了,知道药凉喝了对身体不好,失了性子,出口吼蔺晨:“别闹了,多大人了,药都快凉了。再不听话喝药,我不管你下山了。”蔺晨被吼的愣住,乖乖张了嘴。萧景琰喂了两勺,苦的蔺晨直皱眉头,蔺晨从被子里把手拿出来去端药碗,一口气喝了个干净,长痛不如短痛。萧景琰拿了碗要放蔺晨躺下,蔺晨说想坐会儿,就靠在萧景琰身上,整个人软软烫烫的,像一只受伤的动物。萧景琰怕他着凉,把被子拉上来给他盖好。蔺晨说嘴里好苦啊,想吃甜的,萧景琰在屋里四处望了望,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壶茶水。他让蔺晨躺下,他去找人送甜食过来,蔺晨不让萧景琰走,身子转过来侧望着萧景琰,说明明就有,说完就吻了一下萧景琰的嘴唇,用力有点猛,身子一歪就要往下倒,萧景琰赶快扶住,蔺晨砸吧砸吧嘴说,真甜。

萧景琰羞的脸都红了,把蔺晨放回床上,去屋外吩咐小厮送些蔺晨喜欢的甜食过来。回屋的时候,蔺晨又睡着了。

萧景琰不想去想,蔺晨什么意思,估计就是烧糊涂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吧?

阁主要吃甜食,那能马虎吗?不到半个时辰,萧景琰的桌上就摆了上了满满一桌各色甜食,萧景琰问送东西的小厮,你们阁主平时吃这么多?小厮说,阁主最爱吃甜食,萧公子说要送阁主喜欢的,这些阁主都喜欢。萧景琰扶额……果然没一个正常的……

生病的人嘴里没味道,哪里吃的下什么甜食,最后这些甜食大部分被萧景琰吃了……

晚上大胡子又送了汤药过来,蔺晨烧已经退了。萧景琰半哄着半威胁着把药劝了下去,至于那桶温水,小厮每半个时辰提一桶新的温水换走冷掉的水,萧景琰觉得要用水撑死蔺晨的事儿,应该是真的。

晚餐又是两人份,蔺晨没胃口,吃了几口就不吃不下了,萧景琰照顾蔺晨消耗了大量体力,吃饭也不含糊。又是一大半吃下去。别说,琅琊阁虽然人都不正常,但是饭菜真是好吃,非常好吃。

撤了饭菜,小厮带了丫鬟过来要给蔺晨擦身,蔺晨死活不让他们脱衣服,小厮到院子里问萧景琰怎么办,萧景琰无奈的说那我来吧……小厮和丫鬟千恩万谢的走了,萧景琰进去给蔺晨脱衣服,蔺晨任人摆布,就差没自己脱。萧景琰给他擦身体的时候感觉他体温又变烫了,一边加快动作,一边问他是不是不舒服,蔺晨憋着气说让他快点擦,头晕。萧景琰吓的怕他着凉,匆匆擦了几下就给他穿上衣服盖好被子。晚上萧景琰准备坐椅子上守着蔺晨,怕他夜里不舒服找不到人,可蔺晨哼哼唧唧的非要拖着萧景琰陪他睡。萧景琰受不了这人病怏怏,可怜兮兮的模样,躺下睡了。

半夜蔺晨又有点发烧,萧景琰起来了几次看他,蔺晨迷迷糊糊的,萧景琰想等天亮了让大胡子再过来看看。

第二天早上,萧景琰趴在床边睡得熟,蔺晨醒了,张开了眼,看着眼前熟睡的萧景琰,俊挺的轮廓在晨光中安静的像个孩子。萧景琰在梦中都皱着眉头,蔺晨最讨厌他皱眉,拿手机想去抚平,刚摸到他萧景琰就醒了。蔺晨赶快收手装睡。

萧景琰醒来,伸了个懒腰,看蔺晨还在睡,摸了摸额头,温度终于正常了。晨光中的蔺晨比醒着嬉皮笑脸的蔺晨好看多了,其实蔺晨的五官很好看,鼻梁高挺,眼窝深邃,两瓣嘴唇掘成好看的弧度,萧景琰忍不住摸了摸蔺晨的鼻梁,见他没反应,又在眉边轻抚了两下。萧景琰轻叹道:“你啊,就是太不靠谱了,不然怎么会没有女孩子喜欢,天天跑来找我吃饭?”刚说完,突然看到蔺晨嘴角上扬了一点点,萧景琰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再仔细看看,这嘴角都有点发抖。萧景琰知道,这人醒了。

“蔺晨!!!醒了就醒了,装什么睡!!!”萧景琰气急败坏的吼。

蔺晨睁开眼,满脸无辜,“我刚醒就听到你说我没女孩子喜欢,怎么办,我都没人可以找,以后只能天天去找你了。”。

萧景琰气的起身就要走,蔺晨抓住他一只手就开始咳嗽,萧景琰赶快去看他怎么了,帮他轻抚胸口顺气。

有人敲门,萧景琰开门是大胡子老头,看来这人早就在门口候着等蔺晨醒来瞧病了。萧景琰想起来昨天的阵势,怕蔺晨的病情严重,赶快退出去让大胡子好好看病,没一会儿大胡子就出来了,说了一句让他多喝水,就走了。

温水还是半个时辰一换,蔺晨已经醒了,靠在萧景琰身上坐着,被萧景琰裹成一个粽子,听萧景琰给他读杂文怪谈。 


大胡子那边早上又送了一碗汤药过来,蔺晨老老实实喝了,既然醒了,温水也被逼着喝的每半个时辰随着换水的节奏上茅厕。

已经两天没怎么吃东西的蔺晨饿坏了,早上就吵着要吃烧鹅烤鸡,萧景琰不给他吃,说是病刚好不能吃太油,让人送了粉子蛋过来,蔺晨吃了四个蛋,满足的摸了摸肚子,跟萧景琰说,你看,我都饿瘦了。说完看看萧景琰,摸了摸他下巴,说你怎么胖了?萧景琰打开他的手,心想再好吃也不能再吃那儿多了。

中午的时候送过来的菜量急升,萧景琰问小厮,你们阁主平时食量很大吗?小厮朝萧景琰笑了笑,说,看萧公子前两天挺喜欢我们这边的菜,就让厨房多做了点,萧公子多吃点啊。说完就跑走了。萧景琰气的想从山上跳下去。

两个人一起吃,只能吃的更好,大桌菜,两个人吃的一干二净。萧景琰看蔺晨精神抖擞的样子,萧景琰踹了一脚摊在旁边的蔺晨,说你到底什么病啊,好了就回自己屋里,我请的假马上要到了,我要准备回去了。他一说完,蔺晨眼看着就虚弱了下去,说自己头晕要躺会儿,说完还打了个饱嗝。

萧景琰也摸不准这人是装的还是真不舒服,只能让他躺好盖好被子。

下午又睡了会儿,蔺晨是真睡不着了,起来拉着萧景琰去琅琊阁参观。萧景琰来了之后哪都没去过,带着去转才知道这里这么大,景色美的不似人间。琅琊阁除了人怪,还有鸽子多,蔺晨在路上取了三只鸽子腿上的纸条,看了看把纸条放袖子里,眉头微微皱。萧景琰也不问他,看自己的风景。过会儿有手下人收到蔺晨醒来的消息,赶来找他,接过他蔺晨袖子里的纸条,耳语了两句就退下了。等人走了,萧景琰就说了一句,不准皱眉头。萧景琰看着白色的鸽子和白衣的蔺晨,突然说,你和这鸽子还挺像的。蔺晨就笑了,我爸也这么说……

逛到太阳下山,蔺晨把萧景琰送回客房宅院,自己出去了,等他回来的时候小厮也带着菜过来了。晚上吃着肥肥的乳鸽,萧景琰想蔺晨这人真是狠心,吃同类也不心软。

吃完饭蔺晨往椅子上一躺,一点没有要走的意思。两人下了几盘棋,萧景琰输的惨无人道,差点把棋盘掀了,蔺晨哄着再下一盘,以自己的惨败换回了继续待下去的资格。夜深了,萧景琰困的打了个哈欠,催蔺晨回去,自己今晚要睡个好觉。蔺晨又开始耍赖,说头晕怎么都不肯走。萧景琰勉强答应了,说随便吧,反正明天我要走了,再不回去来不及了。蔺晨晚上抱着萧景琰睡,萧景琰没有挣开。

起来吃了早饭,萧景琰给阁里诸位道别回金陵了,走之前蔺晨说自己最近忙,要过段时间才能去找他。还给了他三只鸽子,让他有事就写纸条放鸽子腿上放走,自己就会知道。萧景琰提着鸽子笼走了,蔺晨看着他的背影知道消失不见都不肯走。旁边大胡子老头叹了口气,谁也不敢说话。

三个月,萧景琰日夜不停审问破案,手下叫苦连天,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他们好想念那个曹公子,笑眯眯的每次来都给他们带好吃的,他来了萧景琰跟他走,他们就可以早点回家陪老婆孩子了。而且每次跟曹公子吃了饭,萧景琰就会拿回一些秘密消息,破案轻松很多,现在没了消息,都要靠自己查,没日没夜,经常回不了家。手下们都在心里呐喊,曹公子,你去哪里了!!!快回来救我们吧!

老天可能听到了大家的呼喊,这天几个月不见的曹公子终于回来了,他还是那么风度翩翩,可是他瘦了一点,更帅了。还是带着好吃的,随便带走了萧景琰。手下们边吃边在心流泪,呜呜呜,太好吃了,曹公子,我们都爱你!

萧景琰黑着脸一路不说话,蔺晨说俏皮话逗他,他也不搭腔。蔺晨问萧景琰想吃什么,萧景琰还是不说话,蔺晨见他一直不理人,突然拉着他拐进一个巷子。巷子很窄,尽头堵住不能过人,天色已经晚了,不会有人走进这里,蔺晨把萧景琰压在墙上,萧景琰拼命挣扎,蔺晨把人死死抱住,两人的气息都炙热如火。

“蔺晨,你放开我!”,萧景琰气急败坏的吼。

“你终于和我说话了。”,蔺晨声音柔柔的回他。

萧景琰又不说话了,蔺晨轻声说了句,“我好想你。”

萧景琰全身突然一僵,被这句想你弄的不知所措。那自己呢,心里都是他,甩都甩不掉,只有日夜忙碌才能逃避难熬的思念。可这人居然三个月不和自己联系,现在又突然出来找,几个意思,当自己是什么,可有可无的玩物吗?

蔺晨感觉到萧景琰全身僵硬,怕自己吓到他,赶快放开,萧景琰一挣脱就走掉了,蔺晨跟着他,隔着一步的距离,不靠近也不走,在城里转了一圈,萧景琰气消了不少。萧景琰肚子饿了,咕咕叫,萧景琰去自己常去的那家面摊,叫了一碗大肉面,蔺晨也跟着他叫了一样的。面上来了,好大一碗,蔺晨见萧景琰吃面,他也跟着吃面,萧景琰停下筷子,他也跟着停下,生怕萧景琰丢下他跑了。

结账的时候萧景琰把两碗面的钱一起给了,起身就走。蔺晨又可怜兮兮的跟着他走,走出去不远,萧景琰突然停下来,蔺晨差点撞在他身上。“你跟着我干嘛?”,萧景琰气冲冲的问蔺晨,蔺晨摸摸鼻子,“我刚到金陵没地方住,能去你家借住一晚吗?”。“蔺大阁主会没地方住?金陵城那么多家客栈都住满了吗?”,蔺晨说,“最近金陵在搞武林大会,客栈都住满了。”这倒是实话,客栈确实紧张,可要说一间房都找不到,那也是不可能的。

萧景琰总不能带着蔺晨一家家客栈去问是不是真的都住满了,只好让他别跟着自己,又转身走了。蔺晨还是隔着一步跟着萧景琰,萧景琰回到自己府邸,到大门口,蔺晨见萧景琰头也不回进去,有些犹豫了,毕竟这是萧景琰的私人地方,如果自己不经他允许就跟着进去,怕他更不高兴。萧景琰进府后发现蔺晨没跟进来,又怕他真没地方住,派了下人出去看,蔺晨之前也来过几次,下人们都认识他,见他在门口赶快请他进府,蔺晨松了口气。

蔺晨快步走去萧景琰房间,见他气冲冲坐在凳子上,喊他一声,没理,就只好站在旁边等他。萧景琰后背被人盯着,浑身不舒服。几个月来日夜思念的人终于回来了,刚到金陵房子都没去找就来找自己,现在又可怜兮兮跟着,萧景琰也硬不下心真把他怎样。

“说,你这几个月干什么去了?”,萧景琰终于问出了最想问的问题。

蔺晨楞了一下,没想到萧景琰会这么直接,“我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有难,我必须去帮他。”。

“什么朋友这么重要?”萧景琰转过身望着蔺晨。

蔺晨盯着他的眼睛,“做人得讲义气,朋友有难必须得帮。我答应帮他到最后,事情终于了结了,我才能回来。”

萧景琰又有些气,“那如果一直了结不了,你就准备再也不找我了吗?”

蔺晨叹了口气,“他只能拖这么久,我尽力了,真的尽力了。”,说话间眼神暗了下去,萧景琰心疼的厉害。罢了罢了,反正人都回来了,萧景琰气也撒够了,让蔺晨坐下,等着他来哄。

蔺晨还沉浸在刚才提到的往事里,一时谁都没有说话,萧景琰见他眼神里透出的哀伤,也顾不上生气,过去把他抱进怀里。蔺晨本来只是发愣,萧景琰一抱着他,拍着他的背,他突然觉得那口一直憋着的气吐出来,在萧景琰怀里大哭起来。边哭边含糊着给萧景琰说,“我尽力,我真的尽力,可我还是没能救他,还是没能救他啊……”萧景琰轻声的安慰蔺晨,都过去,都过去了。蔺晨哭累了,萧景琰把他放到自己床上睡,自己去睡客房。

蔺晨就这么在萧景琰府上住下了。

给蔺晨安排了客房,可蔺晨三天两头找借口,喝醉了,吃多了,头晕了,赖在萧景琰房间要和他挤着睡,萧景琰觉得这无赖真是烦人,可有时又觉得有了这人,家终于像个家了。

萧景琰又变成那个和蔼可亲,人见人爱的萧景琰,下属们凑了些银子包了个红包偷偷塞给蔺晨,反正银子给了最后也是给他们吃了,但是蔺晨回来了,他们必须要表示一下对他的谢意。

蔺晨在萧景琰那里住到一个月,萧景琰问他,你怎么还不找房子搬家,堂堂琅琊阁阁主跑我这种小捕快家里蹭吃蹭喝,合适吗?蔺晨吃着下午买的糕点,喝着茶,说:“糕点是我买的,茶叶是我琅琊山的,谁蹭谁呢?”。气的萧景琰又要动手打他。蔺晨跳开来,萧景琰扑了个空,这两人打架最好看,轻功好,飞来飞去,还不会打碎东西。打完了架,两人坐下来休息,蔺晨问萧景琰有没有看上的宅子,他去买来送他当生日礼物,萧景琰翻了个白眼,我买不起吗,需要你送?蔺晨凑过去,特别谄媚的说,这不是怕萧大公子嫌弃我蹭吃蹭喝吗?萧景琰又要打他,蔺晨抱着头大喊大侠饶命。

你知道的,人睡一起久了,难免干点别的事情,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蔺晨再度赖在萧景琰床上一起睡,夏天热,不知道谁先主动的,室温高的可怕,非礼勿视。

从此,蔺大侠和萧大捕快就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完】

-------------------------------------------------------------

废话太多,字数有点超了,我终于写完了,感恩


评论(4)

热度(44)